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重生女神:天价狂妻已上线

第七百三十七章 邵楚摔倒,沦为弃子

  邵楚如今长大成人,心生反骨,连他的话都不听了!

  云逸冷笑一声,看着邵楚那张好看的脸蛋,伸手,扣住了她的下巴:“既然冠军对你这么重要,那从今以后,你就抱着冠军过日子吧!”

  邵楚心下一慌。

  云逸松开手,甩门而去。

  邵楚靠在一旁,腰部发疼,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攥住了一般。

  其实她早该知道的,她在云逸眼底,只是一个赚钱工具罢了。

  她深吸一口气,许久之后,走出了休息室。

  比赛已经开始,邵楚站在角落里,等待上场。

  在她之前,是她最大的敌人——宋清欢。

  宋清欢腰肢纤细,一脸骄傲,一身月牙白的舞蹈服更是勾勒出了少女窈窕的身姿。

  宋清欢上了舞台,伴随着音乐声,缓缓起舞。

  台下。

  云舒看得津津有味,看到云逸来了,一脸怒意。

  “哥,你怎么了?”

  云逸轻叱一声,起身,抱着小星晚:“没事儿。”

  小星晚平时很喜欢和云逸相处,抱着他的脖子,一口一个舅舅,叫的云逸怒意顿消。

  云逸环着小姑娘,亲了亲她的脸蛋:“真乖。”

  傅安安倒是比较喜欢小风眠,总想着和他说话。

  然而——

  小风眠看书看的津津有味。

  “风眠,你在看什么书?”

  “奥数。”

  奥数?

  傅安安脑门滚烫:“你才多大,你看什么奥数?”

  现在的小孩儿这么卷?才几岁,就开始看奥数?

  小风眠抬眸,目光幽深:“安安姑姑,我这是为了以后找媳妇儿打基础。”

  ??

  找媳妇,需要奥数?

  傅安安不解:“怎么说?”

  “爸爸说,只有聪明的男孩,才能有媳妇儿。”

  他顿了顿,一脸无辜的看向了云逸:“舅舅,你不聪明吗?”

  聪明的话,怎么会还没有媳妇儿?

  云逸闻言,立刻看向了傅南璟,咬着牙:“你这么说的?”

  傅南璟无动于衷:“我没说错,要是聪明,早该有家庭了。”

  云逸:“……”

  云逸这些年,过得清心寡欲。

  自从当年和前女友闹崩之后,云逸就没想过这档子事儿。

  女人,麻烦。

  谈恋爱的女人,更麻烦。

  她宁可应付工作,都不想掺和到这些情爱之中,却没想到,情情爱爱如今成了傅南璟攻击他的借口!

  云舒也有些好奇:“哥,你年纪大了,该想想结婚的事情了。”

  提到结婚,云逸的脑子里闪过邵楚那张青涩的脸蛋。

  他轻叱一声,果真是禽兽了,连小丫头都能想得起来!

  想到这儿,宋清欢的表演结束,下一个,就是邵楚。

  邵楚上台之后,台下不少观众为之沸腾。

  谁不知道邵楚是出了名的舞蹈天才?

  音乐声响起,台下的温良死死的盯着邵楚,生怕出一点错误!

  邵楚前面发挥很好,整个人宛若翩跹的蝴蝶,身姿轻盈,步伐如梦似幻。

  每一个动作近乎完美,引起了无数人的震撼。

  云舒看了过去,目光发亮。

  云逸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腰上,阴鸷如刀。

  为了一个冠军,还真是不要命了!

  想到这儿,云逸没来由的烦躁,他不懂,难道身体健康,不如一个冠军?

  邵楚跳的专心,腰部火辣辣的疼。

  她有些招架不住,旋转的时候,一个趔趄,直接摔倒在地——

  砰!

  一声巨响,邵楚直接磕在了地板上,腰部狠狠地撞在了地面,发出了闷闷的声响!

  评委们惊呆了。

  工作人员立刻上台,将邵楚扶了起来,邵楚崴了脚,脚踝高高肿起来。

  “邵楚,你还能接着跳吗?”

  主持人一早就知道邵楚腰伤严重,但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有些心疼。

  邵楚眼圈发红,她现在下半身都没了知觉。

  腰部还残留着火辣辣的疼——

  她摇头。

  工作人员扶着邵楚下台,联系了救护车,不等走到休息室。

  温良拦住了邵楚,怒目相待:“邵楚,你怎么搞的,这么基础的错误都要犯?”

  邵楚看着温良的脸,心口疼。

  “妈妈,我腰很疼——”

  “没用的东西,早知道你现在如此没用,我就不该花时间栽培你!”

  温良毫不在意邵楚的伤,只觉得邵楚没用!

  邵楚眼圈一下就红了,温良转身离开,毫不留情。

  扶着邵楚的工作人员面面相觑。

  这怎么当妈的,女儿都快废了,还只惦记着冠军?

  邵楚捂着腰,心口像是被塞进了一团棉花,又干又涩,她死死的咬着牙,才能不哭出来。

  邵楚摔倒,成了这场比赛最大的遗憾。

  邵楚被送到医院,腰伤引起了医生的注意,下了通牒。

  如果这次不好好休养,很可能以后就没机会跳舞了。

  知道这个消息,温良毫不留情的挂了电话,只甩下一句话。

  “邵楚,如果你不能再跳舞,那就不用再回来了。”

  邵楚靠在床头,腰部敷了药,不疼。

  但是心口疼。

  邵楚闭着眼,这前半生,她都活在舞蹈的世界里,所有人都在看着她,都在期待他能拿冠军。

  但却没人真正的看到她的需求,比如她想要的是真诚的关心。

  亦或者,妈妈能稍微温柔点,或许她还能努努力。

  邵楚捂着脸,低低的哭出声来。

  ……

  比赛现场。

  邵楚摔倒,云逸的脸瞬间黑了,随即起身离开。

  云舒看着他的背影,挠头:“阿璟,我怎么觉得我哥好像更生气了?”

  好端端的,这是发生了什么?

  傅南璟摇头:“可能是有事儿。”

  云舒也没接着问。

  比赛进入尾声,没了邵楚,宋清欢拿了冠军,工作室的十二岁小姑娘,拿下了第三名的好成绩。

  云舒甚是满意。

  颁奖典礼结束,云舒带着一群姑娘回到工作室。

  办了一个庆功晚宴,工作室第一次参加比赛,也算是正式告罄了。

  正是欢乐的时候,有老师可惜的摇头。

  “我听说邵楚的腰伤严重,可能没办法继续跳舞了。”

  邵楚若真是无法继续跳舞,那是莫大的损失。

  南乔闻言,眼眸一深:“邵楚和他母亲关系好像不是很好?”

  “那是什么母亲啊,完全就是把自己的梦想凌驾在了女儿身上,当年温良也是学舞蹈的,但是自己没有天赋,没能拿到冠军,就把所有的希望放在了邵楚身上——”

  “可惜了,我听说邵楚在家不受重视,这次受伤,指不定会落到什么地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