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门里只有我一个渣渣

第272章、他是王尊

  雷阁覆灭了。

  逃出去的人,廖廖无几,几乎全死了。

  雷千绝伤心欲绝,他没有办法,他尽力了。

  把雷阁干掉之后,季族一众人浩浩荡荡,招摇过市,一点也不隐藏,接连是把金蝉寺,童子山庄一一毁于手中。

  他们的身后,跟着青州世人。

  人心惶惶,惊恐万状。

  震惊,害怕,不安!

  充斥了每一个人的身体。

  大家都想知道,这事情的最后结果是什么。

  “那个人?”

  季霸天皱起眉头。

  雷千绝,智丈大师,天山童姥,都被干倒了,都趴在了他的面前。

  只是,三人都说,他们并不是青州最强的那一位。

  想要一统青州,自然是要把青州的最强者给放倒。

  这样才有信服力。

  才能让世人心甘情愿的接受。

  “说出来,我把他也放到你们的身边!”

  季霸天信心十足,一点也不担心。

  他底牌众多,怕什么?

  “大河仙门,王尊!”

  雷千绝震声开口。

  现在,想斩灭季霸天,唯一的希望就是王尊。

  他们不得不把王尊推出来。

  若是季族真的把青州占领,青州绝对会生灵涂炭。

  “大河仙门?”

  “我听说过这个宗门,是一个存在了很久的小宗门,连人都没有几个,你们随便拿一个宗门,拿一个人出来就想全身而退?”

  季霸天冷笑。

  在他眼里,三人就是在找借口脱身罢了。

  可是!

  后方的世人讨论声中,也是对王尊络绎不绝的赞誉之声。

  他动容。

  这王尊真的是青州第一人?

  一个人说的,也许不是真的。

  两个人说的,也许是商量好了的。

  可是,成千上万的人都在说王尊,那就是真的了。

  到底是何许人也,让这么多人抱以希望。

  “大河仙门是吗?”

  “好!”

  “我就让你们看看,你们青州第一人,在我的手上有多久的不堪一击!”

  季霸天也来了兴趣,双眼发光。

  “出发,大河仙门!”

  一声令下!

  战车辗转,战马啸吼,战船横空!

  浩浩荡荡,直指大河仙门而去。

  “奇怪!”

  “此王尊,是一匹马吗?”

  他发现,这大河仙门的位置,与自己要去找的那匹马,是同一个位置。

  难道说,他们口中的王尊,是一匹马?

  “你们把青州的希望,放在一匹马的身上?”

  季霸天差点笑出来了。

  这匹马的实力很强,青州除了它,应该没有别人了。

  只是没想到,整个青州的人,会把一匹马供上神坛。

  “马?”

  雷千绝等人摇了摇头。

  却是笑得很开心。

  季霸天敢去大河仙门,就绝没希望再回来。

  浩浩荡荡,横扫千军之势,上千人跨越半个青州,终于是来到大河仙门。

  一路上,季族的身后,跟满了人,形成了一片人海。

  世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明白一众人相干什么。

  只是,到了大河仙门之后,世人都松了一口气。

  找死!

  世人的心里,只有这两个字。

  来大河仙门找麻烦,与找死是一点区别也没有。

  王尊可是连圣神都敢干的主!

  一个小小的凡人,也敢触之眉毛?

  不是找死是什么?

  简直是活腻歪了。

  “就是这里?”

  季霸天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哈哈一笑。

  他已经确定了,这些人的口中那位王尊,就是那匹马。

  那匹马的实力,应该就是青州最强的生物了。

  可笑!

  真的可笑!

  偌大的青州,让一匹马成为最强者。

  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如此也好!

  他不用东走西奔了,一下子解决!

  “畜牲,滚出来。”

  季霸天大吼一声,振聋发聩,山呼海啸。

  仿佛一尊天神在怒吼。

  嗯?

  龙马正好在山门前闲来无事的晒太阳,见到一大群人浩浩荡荡而来,也是吃了一惊。

  更让他不明觉厉的,有人大叫畜牲。

  叫它?

  它不是畜牲。

  它可是穿裤子的。

  没看到它的屁股上穿着一条百花齐放的花裤衩吗?

  可是!

  这里除了它,没有别人啊。

  骂它畜牲?

  火了!

  火大了!

  “老狗,你叫谁畜牲?”

  龙马一下子崩了起来,怒目圆睁,盯着季霸天。

  嗯?

  季霸天好生对比了一下。

  就是眼前的畜牲,就是它杀了自己的木儿。

  没有多余的废话,季霸天直接祭出季神枪,一枪就甩了出去。

  枪破长空,如同一道金色闪电,撕裂空气。

  看到季神枪的瞬间,龙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是季族的人找上门来了。

  只是,叫它畜牲真的好吗?

  很让马生气。

  龙马直接就动用了恶面状态,犹如一匹疯马,一剑把季神枪给挡了下来。

  脖子后的毛发如同头发,根根竖飞起来,双目血红,龙马外露,龙爪如刀。

  疯癫般的气息弥漫开来,碾压九天十地。

  仿如一头吃了瘟疫的疯马。

  疯癫状态,让人头皮发麻!

  “不愧是青州第一马,有点实力。”

  季霸天怒喝一声,找到了,终于是找到了杀子仇人。

  他绝不会放过这个畜牲。

  “你就是王尊是吧?”

  “一匹马,也妄想取一个人名,畜牲就是畜牲,马就是马,别多想!”

  季霸天手上一扬,季神枪迎风便长,如同一座大山,排山倒海的从天而降。

  势不可挡!

  毁天灭地之势!

  轰隆隆!

  龙马顿了一下,这老狗是搞错了吧?

  它不是王尊啊!

  “畜牲?”

  “我们都一样,你也是一条老狗!”

  龙马咆哮一声,疯癫两个字,被它展示得淋漓尽致。

  发疯一样冲上去。

  手中长剑无敌,剑影重重,剑气荡八方。

  一剑扔出,同样也是化成一把巨剑。

  更夸张的是。

  龙马的长剑剑躯之中,居然有一条神龙在其中爬动。

  轰隆隆!

  两兵碰撞,翻天覆地,支离破碎。

  季族众人大吃一惊,不愧是青州最强的生物,居然能与他们族长一较高下。

  青州世人也是目瞪口呆。

  虽然季霸天是认错人了,但是,大河仙门的一匹马都这么恐怖,找谁说理去。

  三大宗主可是都没能与季霸天战成这个场面,属实是惊世骇俗。

  “畜牲,给我儿偿命!”

  季霸天长啸起来,他属实是有点吃惊。

  他拿着季神枪,火力全开,居然一时半会干不掉这匹疯马。

  要知道!

  疯马的实力并不高于他。

  但是,却很猛,猛得一塌糊涂。

  连被他刺了几枪,居然一点怯意也没有,反而是越战越勇,越战越猛。

  没有痛感,真的疯了一样。

  他是惊讶的。

  他是震惊的。

  不愧是青州第一生物!

  “老狗,你废话真多。”

  龙马啸吼,长剑,龙爪并出,双眼血红得都要滴出血来了。

  身上已经被捅了十几个枪洞,血流不止。

  恶面状态解除之后,它得痛上多久。

  这老狗!

  一马一人从地上战到天上,打崩云彩,打碎大地。

  青州世愕然,大河仙门的一匹马都这般的可怕,真让人自愧弗如。

  太可怕了。

  一人一马,排山倒海,山崩地裂,可怕至极。

  龙马身体都快被捅成马蜂窝了,依旧战势惊人,一往无前之势,绝不退缩一步。

  季霸天是越战越心惊,都被他捅成这个样子了,居然还能一战。

  他终于是明白了,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会落败,对方都没有痛感,能不败吗?

  要是他这个样子,他早嗝屁了。

  不能拖!

  他不知道龙马这个状态还能维持多久,但是,他知道,绝不能拖。

  “弑神枪法!”

  季霸天大吼一声,季神枪一旋,握住枪,一闪而上。

  噗!

  龙马的身上,被留下了一条皮开肉绽的伤口,可见森森白骨。

  龙马疯癫一吼,一口咬下,生生撕下季霸天的一块肉。

  两败俱伤!

  同归于尽的打法!

  季霸天忍痛,一掌拍在龙马的身上,将其击飞出去。

  龙马是惨不忍睹,浑身是枪洞,他心爱的花裤衩都被打飞了。

  “老狗!”

  龙马怒吼。

  “青州第一生物?”

  “也不过如此嘛!”

  “从今以后,青州变季州!”

  季霸天狂笑一声,手上季神枪一扔,冲天而上。

  轰隆隆!

  当季神枪再次出现时。

  已经成了一座大山!

  一座金光灿灿的大山。

  仅是枪头,就有一座山般大。

  破云而出,碾压下来。

  无与伦比!

  这是要把龙马给捅得灰飞烟灭啊。

  “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季霸天盯着脚前的三人,笑得很是嚣张。

  “你完了!”

  “人家的一匹马都把你干得成了这个样子,你还拿什么东西与人家比?”

  雷千绝也是笑了。

  由始至终!

  王尊都没有出来。

  但他知道,大河仙门的人,绝对是在关注这一切。

  “什么意思?”

  “这匹马不叫王尊吗?”

  季霸天愕然。

  什么情况?

  “我们什么时候说它就是王尊?”

  “这只是王尊的一匹战马而已!”

  天山童姥翻了翻白眼。

  靠!

  季霸天是懵了。

  感情自己与之拼死拼活,只是与人家的马干了一架?

  还让人家的马给撕下了一块肉?

  那么……王尊得强到一个什么地步?

  不敢相信!

  可是,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可说的了?

  季神枪轰隆隆的落下,仿佛从神界探下来的神兵。

  无与伦比!

  毁天灭地!

  “管它是不是王尊,杀了再说!”

  季霸天怒吼!

  谁知道三人是不是联口骗他呢?

  让他失去战意!

  他可不是一个蠢老头。

  季神枪一往无前,势不可挡!

  “丑逼,还看到什么时候,出来啊,马爷要死了!”

  龙马吼叫!

  可怕的季神枪,都快要把它的给冲开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