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门里只有我一个渣渣

第266章、敌人

  可以看到,黑熊的伤口里流出来的血完全恢复了正常,尸毒完全消失。

  王尊把剩下的水给了暴熊,其拿来分给族人,一个个惊呼连连,又惊又喜。

  它们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尸毒,真的消失干净了。

  一丝不剩。

  龙马咧着嘴凑上来,一脸的猥琐。

  “没得商量!”

  王尊一脚蹬飞它。

  它不说话,他就知道其的心里想的是什么东西。

  好半晌之后。

  终于是把水分完,也全都喝完了。

  一头头熊兴奋像只猫一样,仰天大笑,开心得不得了。

  砰砰砰!

  一个接着一个,跪成了一排,对王尊毕恭毕敬。

  这是它们的救命恩人。

  也可以说,是救族恩人。

  啪啪啪!

  黑熊对着自己的脸就是猛抽,一边抽,一边道歉。

  说自己有眼无珠,说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说自己就是一个畜牲。

  好吧,你本来就是一个畜牲。

  “好了,解决了,你们有什么天灵地宝要给我们的吗?”

  王尊也不客气,直接开口问要报酬。

  毕竟,这可浪费了他不少时间。

  “这个……是真的没有。”

  “我弟离开时,几乎是把能带走的东西都拿走了,我们现在是什么也没有。”

  暴熊愧疚。

  “这样吧,我们给你搞点东西吃,都夜了,你们不会立马就走吧?”

  实在是拿不出什么好东西,暴熊只能用这样的报酬了。

  也是纯朴!

  现在赶路,不现实,两人一马也就留了下来,决定明天再出发。

  暴熊命人搞了一地的山珍,拿出珍藏的老酒,用最高礼仪接待两人一马。

  这在大地暴熊一族有史以来,还是第一次。

  毕竟,它们对人类一直都抱着厌恶之心。

  现在,它们改观了。

  如果不是眼前的两个人类,它们不久之后,都得死。

  当然!

  这个改观,也只是仅仅针对王尊两人罢了。

  至于别的人类,还是一如既往。

  在它们吃喝正高兴的时候。

  族地外,茂密的丛林里,一团团红灿灿的光芒亮了起来。

  血腥,暴戾,疯狂!

  整个丛林,被一股腥气笼罩在其中。

  嗖!

  丛林之中!

  一道乌光射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射入大地暴熊的族地之中。

  轰地便是砸在了当中的餐桌之上。

  嗯?

  一支箭!

  人高臂粗的长箭。

  微微晃动!

  发出颤鸣。

  “我还以为你们一辈子也不会与人类接触呢,没想到啊,道貌岸然的人是你们,还与人类喝起了酒,好不高兴呢!”

  略带吼吟的声响起。

  旋即便是大地颤抖。

  一头头大地暴熊走出黑暗,把族地包围起来。

  在它们的背上,是坐着一个个人。

  只是,这些人有点不一样。

  他们面如死灰,没有一丝的光泽,双眼无神,面容很僵硬。

  如同一具具的尸体,似行尸走肉。

  “力山!”

  “你们……”

  暴熊一眼就找到了自己的胞弟。

  力山的身上,坐着一个青年。

  青年相对来说,比另外的那些人好一些,至少皮肤不是绷紧,双眼有光。

  “邪尸弟子?”

  暴熊双眼一凝。

  它是看明白了。

  上一次,来的人正是这些人,这位青年,当时号称是邪尸的弟子。

  原来下毒的人是他们,力山之所以能解毒,也是因为他们。

  叛出种族,力山想必是依靠了此人。

  “有点本事,连我的水尸毒也解决了。”

  青年目光一闪,落在董清的身上。

  他完全是忽视了王尊,因为其的身上,没有一丝修为的气息。

  出手破坏他好事的人,是这个女子。

  “一身死气,半死不活之人吧?”

  龙马开口。

  没有犹豫,它露出了自己的龙牙与指甲。

  等待被人夸赞!

  “龙马,真是意外收获。”

  青年眼前一亮,喜叫出来。

  “做我的坐骑吧,让我带你征战八方,闻名天下!”

  青年说道。

  “没兴趣!”

  “你瞎的吗?”

  “我的牙,我的指甲,你没看到吗?”

  “看到了,那又怎么样?”

  “很恶心!”

  青年很认真的说道。

  龙马僵住了。

  这么漂亮的东西,你说恶心?

  它生气了。

  “没什么可说的了,这匹马留下来,其它的人与熊,杀了吧!”

  这一次,他找师父带来了东西,绝对不会像上次一样落慌而逃。

  “你大爷,你说我恶心?”

  龙马怒了。

  爪踏祥云,威武如龙,牙齿咬得咔咔响。

  它一个闪身,冲了出去。

  瞬间!

  便是到了青年的面前,龙爪一扬,一抓而下。

  青年祭出一面盾牌,却是于事无补,轻而易举的被抓破。

  在他的身上,留下几道伤口。

  让人惊讶的是。

  这伤口已经见骨了,没有一滴血流下来。

  吼!

  力山带着其他熊与人,扑杀上去。

  一个个熊战士威武霸气,战势凌霄,踏碎大地,在它们的奔杀下,地面如同海面一样翻滚起来。

  没有别的废话,没有挽回的余地。

  唯有杀!

  除了力山之外,其它的大地暴熊都有点失去理智的感觉,受人控制。

  暴熊大叹一口气,不得不带着族人迎战。

  对面的族人已经失去了理智,留不得。

  再说了,这些心怀叵测的族人,留着也是一个祸害,必须要斩杀!

  “你,我要了。”

  青年盯着龙马,大声说道。

  嘴巴张合间,喷出一缕缕的死气。

  “死身活魂,行尸走肉,你也配?”

  龙马冷笑,被一具活死人盯上,是它的耻辱。

  嗖!

  一龙爪抓下来,龙甲如刀,无坚不摧,虚无上都留下了一道道的裂痕。

  锋利的吓人。

  青年也不是善茬子,加上他是另类的不死之身,凶猛的与龙马碰撞在一起。

  嗡!

  他手上一张,一物祭了出来,可怖的气息弥漫开来,犹如山呼海啸,碾压九天十地。

  一套铠甲!

  乌漆麻黑,仿是一种石料打磨而成。

  “金刚黑铁!”

  黑铠甲套在了青年的身上,整个更加的无所畏惧了,大开大合,与龙马厮杀得剧烈异常。

  他手上一旋,死气缠绕,一拳轰出。

  龙马崩飞。

  “你佬爷的!”

  龙马大吼一声,冲天而上,爪踏祥云,犹如一尊神兽。

  爪如剑,撕裂空气。

  嘶啦一声。

  青年的铠甲上,被留下了几道伤痕。

  龙爪上加上了九幽溟钻,可想而知有多可怕。

  “死躯活魂,你早就应该死了,还强行活着干什么!”

  龙马大吼一声,血盆大口一张,龙牙密布,一口咬了下来。

  咔嚓一声!

  青年身上的铠甲被咬碎,龙牙把他身上一块肉给撕了下来,只留下森白的骨头。

  没有血!

  青年也感觉不到疼痛,依旧生猛。

  嗡!

  手上一甩,一道金光射出来,青年面目狰狞的接住金光。

  一支金枪!

  枪芒直驱三万里。

  “试一下我们季神枪的恐怖!”

  青年咆叫,生猛异常。

  另一边!

  暴熊带着族人与自己的族人厮杀在一起,咆哮声震天动地。

  熊背上的人也是一具具死尸,只是用了一种秘法,让他们活了过来。

  他们只是普通的活死人,没有疼痛,没有灵性,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服从。

  只要青年的一声令下,他们就只有服从。

  不仅是他们,连他们座下的大地暴熊也一样,被控制住了,半死不活,没有灵魂,如同行尸走肉。

  这样的敌人,是最可怕的。

  没有疼痛,没有畏惧,只有一个本能,疯狂的屠杀!

  一般人见了就得跑。

  暴熊带着自己仅剩的族人,疯狂反击,熊咆声震天动地,直上云霄。

  “我的好哥哥,我又回来了。”

  力山咆叫,毛发悚立,根根立起。

  “你不该回来,你更不该与害我们的人一起,你这个欺师灭祖的东西,老子杀了你,为族屠害!”

  暴熊咆叫,手上的尖枪扫动,力开山河。

  “呵呵,现在的你,可不是我的对手了,我现在,已经有了无所畏惧的勇气!”

  力山大叫,声动天地,翻天覆地。

  仅是吼出来的气浪,就已经冲碎了大地。

  噗!

  尖枪破空,一下便是将力山的身体给洞穿了。

  可是,力山却是纹丝不动,没有丝毫的反应。

  血滴落,他像没有感动痛一样,没有任何的表情。

  “你……”

  暴熊大吃一惊。

  “哈哈哈!”

  “我的身体,现在可是没有任何感觉,我是不死身,我能无所畏惧,纵然敌人是神,我也不带皱一下眉头。”

  力山手上一轰。

  暴熊被轰飞出去,口鼻飞血,骨头都断了十几根。

  “我看你已经是一身尸肉了!”

  “你的身体,已经死了!”

  暴熊惊喝。

  他没想到,力山会走上这一步。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邪尸。

  邪尸干得好事。

  “别羡慕了!”

  “这世上,只能有一个大地暴熊族群,你们,都去死吧!”

  力山冲杀上来,庞大结实的身躯充满力量,一掌拍下来。

  暴熊又被击飞出去了。

  他持着自己的尖抢,龇牙咧嘴的咆叫一声,突然便是转动起来。

  狂风呼啸。

  转动的速度很快,凌厉的狂风摧毁一切。

  犹如一只齿轮在疯狂的转动。

  凡是靠近之物,瞬间被绞碎。

  一闪而过。

  十几头大地暴熊与人被瞬间绞成飞灰。

  紧接着,它绞向力山。

  所到之处,灰飞烟灭,可怕的转速之下,能摧毁所有的东西。

  力山倒是没有任何的恐惧,双眼一凝,居然以掌相挡!

  砰!

  瞬间!

  血肉横飞!

  力山的双掌被绞碎,身体也飞了出去。

  暴熊这一招,几乎是无敌。

  然!

  力山却是一畏惧也没有,站起身子,双臂消失,血流不止。

  它却是在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