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门里只有我一个渣渣

第188章、半路遇袭

  与此同时!

  青州!

  古老沧桑的天钟矗立大地,上面雕刻了无穷无尽,奥妙神秘的图案。

  神圣,神秘,又狰狞!

  天钟巨如山,威势重重,无与伦比。

  在它的面前,青州神护十几人立身恭挺,犹一根根石柱。

  不敢发出丝毫的声响。

  “查到了吗?”

  天钟老人的声音传出,震动天地,仿佛从远古传来,威势不减。

  “查到了!”

  有人禀报,把查到的事情一一说出来。

  嗯?

  天钟老人听完之后,眉头皱了下来,沉默了好一会,方才说道:“同归于尽?”

  “一人战七王,还玉石俱焚?”

  天钟老人沉默了。

  先不说别的,若这是真的,这雷电法王也是一位绝世狠人。

  只是,真的死了吗?

  “继续查,如果是真的死了,那就算了,如果没有,我绝不会放过他!”

  天钟老人声望极大,大仁大义,正义凛然,不知道为青州解决了多少的麻烦。

  只是,他有一个缺点。

  那就是护短!

  极度的护短!

  两个徒弟被杀,他一定得查个水落石出。

  强者嘛。

  并且是有大奉献的强者,多多少少都有怪脾气。

  再说了,对青州有这么大的奉献,就算是护短,世人也理解。

  并且觉得他有情有义。

  这就是强者!

  这就是实力!

  有实力,有地位,有权利,做什么都是对的。

  ……

  蟠龙宗!

  仙气飘飘,玉楼神阁,好一幅人间仙境之象。

  蟠龙宗最高的那一座山上,种着一株苍劲无穷的树。

  此树叶如龙掌,枝如龙躯,根部如龙头!

  果如龙鳞!

  此乃蟠桃树!

  此树已经结果,但想果实成熟,得还需要不少的时间。

  少则二十年!

  果不多,也就十数个而已,但每一个都是珍宝,有价无市,价值连城。

  蟠龙宗大殿!

  一众掌权人物脸色阴沉,几乎能拧出水来了。

  一点面子不给。

  他们蟠龙宗,什么时候遭受过这样的威胁。

  看着血淋淋的人头,他们眼角直抽,怒恨不得。

  “雷电法王死了,他们还敢这般的嚣张,真让人怀疑,他们家里是不是有比雷电法王还强的人!”

  “呵呵,有的话,早就来夺回蟠桃树了,子虚乌有,玩心理战术!”

  “你们说,怎么样做,杀回去?还是不与他们交恶,意思一下?”

  “哈哈哈,大河仙门罢了,我们怕什么,以前不怕,现在更不怕,何必讨好他们。”

  “垃圾永远都是垃圾!”

  “再去试一试他们,没必要一锤定音!”

  ……

  也是这时!

  小妖界的人已经来到半路。

  “咦,照神镜的方向变了,往洪州的方向去了。”

  “奇怪,他们是知道我们要上门去,故意逃去洪州?”

  “逃?”

  “纵然是天涯海角,我们也要把照神镜拿回来,杀回妖界,刻不容缓!”

  “这也说明,他是怕了,知道自己大祸临头,又舍不得照神镜,呵呵,他是不知道贪心不足蛇吞象吗?”

  “追,别让他逃远了!”

  ……

  头骨横空,划出一道流光。

  “我们斩魔宗,在洪州,自然是闻名遐迩,不过,最后出现了点问题,听说飞仙教教主换人了。”

  “新教主上任三把火嘛,威名远播,好不嚣张?!”

  “当然,我们斩魔宗并不畏惧他们,他们敢来招惹我们,我们会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可怕!”

  青年很是自豪的说。

  飞仙教与他们斩魔宗,是同一个层次的存在。

  这是之前!

  现在飞仙教让别人接管了,也不知道真正的实力是多少了。

  王尊愕然,还没到洪州,就听到了这个消息,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急问,“田十呢?”

  他最担心的是这个,他要去找的人是田十,飞仙教被别人接管了,那田十不是下马了吗?

  可能被人斩了也说不定。

  “他?”

  “已经沦为了副教主了。”

  “我还听说,这事与万丈殿的伏轩有关,伏轩现在已是众矢之的,也不知道他搞什么!”

  青年说得头头是道。

  没死?

  那就好!

  王尊也就放心,其它的事,他倒是不想知道。

  青年虽然与王尊说了这么多,但并没有看得起王尊的意思,都只是在朱红花的面前显摆罢了。

  当然,王尊也只是听到了田十的消息,对于其它的事,他们是左耳进右耳出。

  不感兴趣。

  头骨飞行的速度很快,在空中留下一条流光,瞬间远去。

  离开青州,进入洪州范畴,只是用了半日的时间而已。

  可是,当他们踏入洪州的时候,遭到了埋伏。

  轰!

  一道魔气化成一只魔气巨掌,从天而降,狠狠的拍向一行人。

  黑袍老者反应很快,立马抽剑迎敌!

  然而,对方的攻击太过凶猛,狠狠的拍了过来。

  一行人,连人带头骨,掉落地下。

  嗖嗖嗖!

  有声音传来,很快,敌人不少。

  伴之而来的,还有浓郁如墙的魔气!

  魔气把周围肉眼可见的地方都覆盖了,看不透,看不清方向。

  只给一行个留了十几丈的空间。

  “该死!”

  “有毒!”

  黑袍老者怒骂一声,一剑斩出,剑破魔气,凌厉无匹。

  魔气被斩开,又恢复过来,犹如水一样,根本就斩不断。

  “哈哈哈,果然呢,只是和你们客气一下而已,没想到啊,你们还真的去请人了,你们怎么这般实诚呢?”

  魔气之中,传出阴森可怕的声音。

  就在耳边,却又似远在天边。

  “红皮魔的手下?”

  “这么怕我们请到厉害的人吗?”

  黑袍老者如临大敌,敌在暗我在明,很是被动。

  “死!”

  青年少女倒是凶猛,迅速出击,长剑旋转,剑气纵横,穿射八方!

  “落叶斩!”

  青年一剑斩出,剑气如落叶,源源不断的斩入魔气之中。

  噗嗤!

  看不见的魔气内,响起了血肉横飞的声音。

  “哼!”

  大地震动!

  一只长满黑毛的大手,从魔气之中探出来,举天而起,凶狠拍下。

  青年少女急速挥剑,凌厉万分!

  然!

  只是在黑毛手上留下几道伤口而已,并不能阻止它的落下。

  “流星斩!”

  黑袍老者动了,长剑震鸣,一剑斩出。

  银河般的剑气所向披靡。

  噗!

  黑毛大手被斩断,掉了下来。

  魔气之中,响起愤怒的痛叫声。

  “朱姑娘,你快快躲我身后来,我来保护你!”

  青年叫道。

  借此机会,来一个英雄救美,何乐不为?

  他相信王尊没有保护朱红花的实力。

  “你……我不想打击你,可是,你太自以为是了,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吗?”

  “先顾好自己吧!”

  嗯?

  好意保护你,不领情就算了,还看不起人?

  太吊了吧?

  一时间,青年怒恨交加,但是一想到回宗之后,自己也许能从朱红花的身上换来好东西,他又忍下来了。

  大丈夫能屈能伸!

  先忍这个三八一段时间再说吧!

  吼!

  也是这个时候!

  震天动地的怒吼响起,强烈的压迫碾压过来,大地崩裂,支离破碎。

  只见魔气之中,一头巨大的身影在当沉浮,一对血色眼瞳无比的血腥,仿如死神的眼眸,令人生寒。

  砰!

  魔气崩裂,像极了实体一样,映入眼帘的是一头头凶神恶煞,面目狰狞的魔族。

  其中有一头巨大的魔族,犹如一头人立而起的牛般仰天长啸。

  它正是被黑袍老者斩掉一只手的魔族。

  他的身边,还飞舞着很多人头大小的魔族。

  这些魔族只有一个脑袋,长着双羽,像极了一个个的蝙蝠。

  “血牛魔!”

  少女沉喝一声,小脸紧绷。

  血牛魔形似一头牛,巨大无比,力大无穷,生性极其残忍。

  “这些魔虫是血牛魔身上自带的血虫,它们之间相互相用,魔虫吸血,奉上给血魔牛,血魔牛给它们提供居住之所。”

  “该死,难缠的不是血魔牛,而是这些血虫,很烦人,几乎是杀不完。”

  三人脸色很阴沉,呼吸急促。

  血虫很多,源源不断,血牛魔庞大的身躯一抖,血虫犹如雨滴一样,疯狂落下。

  密密麻麻的魔虫扑上来,三人也是手忙脚乱。

  王尊倒是没有在意这些血虫,目光穿射,落在远处的一头魔上。

  此魔很是狰狞,瘦骨嶙峋,如同一根竹竿,长着三个头颅,每一个头颅不相同,狰狞,凶残,尖头大嘴,獠牙外伸!

  “三头食人魔!”

  朱红花光亮的双眸眯了又眯。

  这种魔,长着三个头,三张嘴,更有三个胃,一天得吃十数个成年人。

  且,三个头具备不同的意识,各为一体,却是共用一具身体。

  此魔比血牛魔更强,三张狰狞的面孔在冷笑,六只眼睛盯着一行人,舌头外伸,急不可耐的样子。

  王尊也是不动声色,把朱红花护在身后,没有出手的打算,看着三人战斗。

  吱吱!

  血虫叫鸣张开嘴,满口都是尖锐的牙齿,飞蛾扑火般袭来。

  三人很紧张,但并不害怕。

  三剑齐出,剑气纵横,剑鸣通天。

  血虫的尸体犹如雨水一样落下,成片成片的掉。

  可是,血虫根本就杀不尽,血牛魔身体一颤,又掉出数以万计的血虫。

  噗!

  青年与少女一个不慎,都被血虫咬上了一口。

  瞬间,他们便是晕头转向,摇摇晃晃。

  血虫的牙齿有毒,可让人麻痹,昏迷。

  两人已到了昏睡的地步,还是在极力反抗,长剑绽放剑气,斩断成片的血虫!

  他们还是昏睡过去了。

  铮!

  黑袍老者一人独战密密麻麻的血虫。

  血牛魔的巨拳,已经轰了下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