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门里只有我一个渣渣

第265章、邪尸

  两人一马坐下之后。

  是的!

  龙马也坐下来了。

  像极了一个人,仰躺在椅子上,用亮晶晶的指甲挑着它的牙齿。

  大爷极了。

  “是什么毒,你们知道吗?”

  龙马摆着一副大爷的样子,挑着牙齿寻问。

  “不知道!”

  “只知道,这毒一旦发作,会让人陷入疯癫状态,失去理智,如果没有解药,身体就会一点点腐烂,最后化成一滩血水!”

  暴熊沉声说道。

  有不少的族人就是这样死的。

  不然的话,它大地暴熊一族,绝不会只剩下这上百人。

  要知道,这些年来,它们一族,可是有近上千族人的。

  “几个月前,曾有一个族人发疯,迷失在丛林之中,我们都以为他死定了,万万没想到,过了半个月,他又回来了,一点事也没有,我敢肯定,他绝对没有吃过解药。”

  “而且,从那之后,他的毒再也没有发作过。”

  暴熊苦涩。

  “既然如此,你们问他做了什么解的毒不就行了吗?”

  王尊跳眉。

  不是有办法吗?

  “唉,一言难尽,靠他是没指望的了!”

  “他是我的胞弟,实力与我相当,奈何心性不成熟,生性凶残,在我接手族长之位后,他对我更加的忌恨了。”

  “我本让他将解药的事情说出来,可他并不同意,并且还带走了一大部分的族人,另起炉灶,我迫不得已,只能去找金蟾大将。”

  暴熊的脸上尽是愁容,无奈又痛苦。

  恨自己的无力,恨自己的无能!

  原来又是一场同族相残的戏码。

  这种事情,广阔的大荒里,无时无刻都在上演。

  “跟他离开的族人,我并不记恨,毕竟他们也是为了活命,可是,我弟这个人,不,这头熊凶残无匹,跟在他的手下,生性肯定也会慢慢改变。”

  “我就怕会出现一群凶残无性的大地暴熊四处屠杀,这是我最担忧的事情!”

  暴熊又开腔了,叹气连连,一下子仿佛老了十几岁。

  这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头上。

  是董清!

  “我们会全力帮你们,你放心!”

  董清似乎对暴熊也十分的关心。

  一人一熊,这是发生了什么外人无从得知的事情?

  “董姑娘!”

  暴熊点头。

  王尊撇了撇嘴,董清不会是寂寞难耐成这样了吧?

  连一头熊也不放过?

  这时!

  突然!

  外面响起暴雷一样的吼叫声,紧接着便是地面抖动,仿佛是有巨物在外面走动。

  两人一个闪身到了外面。

  只见前方,一头十几丈之巨的黑熊仰天长啸,如同一座大山在移动。

  他双眼血红,犹如两汪岩浆,身上的毛发像钢针一样粗长。

  一爪下去,能拍碎一座山。

  他似乎失去控制了,胡乱就是一顿砸,天地共震,山呼海啸。

  大地颤动,龟裂崩飞,天空下起石头雨。

  每一脚落下,地上都被踩出一个又大又深的脚印。

  “不知道为什么,黑熊他的毒提前发作了,身体巨熊化。”

  有熊大叫,哆哆嗦嗦的躲在角落里。

  巨熊化,是大地暴熊的一种独家神通,这个时候的大地暴熊无比可怕,肉身是一切,毁天灭地一点也不夸张。

  “不会是我先前的那一指把他体内的毒给激发了吧?”

  王尊愕然。

  很有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我来阻止他!”

  暴熊提着自己的尖枪暴射出去,身上的毛发如同海草一样飞舞。

  “黑熊,醒一醒!”

  黑熊是他们一族为数不多的强者了,不能失去。

  失去的话,又是一大损失!

  暴熊一枪捅了出去,枪破虚无,一往无前,有着捅天之势。

  黑熊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性,一爪就拍了下来。

  砰!

  暴熊被拍飞出去,滚了又滚!

  “给我停!”

  暴熊血盆大口一张,大吼一声。

  声浪扑杀四方,虚无荡动。

  这也是他们一族的独家神通之一。

  黑熊被声浪冲击得节节败退,踩碎了一座又一座石殿。

  吼!

  黑熊稳住身体,又是一记熊爪拍下来,虚无如浪,所到之处,都被推得挤在了一起。

  暴熊双眼一狠,也是一掌拍出去。

  一大一小!

  却形成了鲜明的对碰。

  黑熊被击飞出去了。

  怎么说暴熊也是地丹八重天的修为,纵然黑熊巨大化,也不可能是对手。

  战斗之中的暴熊真的很可怕,毛发倒发,龇牙咧嘴,狰狞又恐怖。

  完全没有在董清面前的温柔。

  扑了上去。

  暴熊一拳又一拳,生生把黑熊的巨熊化给打碎,恢复正常大小。

  可是,他的灵智还是没有恢复,还在疯癫状态。

  “怎么办!”

  “没有解药的话,夜色降临之前,他会化成一滩血水的!”

  有熊担心的说。

  暴熊把求救的目光看向王尊两人,眼里的尽是无助!

  “帮一下他吧!”

  董清开口。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头熊,她很喜欢。

  单纯的喜欢,有一种与宠物一样的好感。

  “你没有办法吗?”

  王尊惊了。

  “没有!”

  王尊:“……”

  居然不要脸的承认了。

  没有办法,你还口口声声的说要帮人家?

  太无耻了。

  “你呢?”

  王尊又看向了龙马。

  “没有!”

  龙马还是咧着它的嘴,也不怕抽筋。

  得!

  小丑原来是自己。

  是他最不想帮忙的,最后还是轮到他出手。

  一个不知道发什么神经,自告奋勇的要帮人家。

  一个被人家夸一下就分不出东南西北了,让它吃屎都不犹豫。

  “看出了什么吗?”

  王尊无奈,上去查看,心里寻问。

  “沾一点他的血!”

  周在天也是疑惑。

  王尊手上捏着血,很粘。

  他仔细端详,眼瞳不由的一动。

  他发现了。

  这血里,有一条发丝大小的黑线。

  王尊又沾了另一头熊的血,也是一样。

  它们的血,被污染了。

  这应该就是毒。

  这毒在血里,全身都是,想要除掉,可不几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是什么?”

  王尊寻问,他是看不出来。

  “尸毒!”

  周在天一眼就看出来了。

  “而且不是一般的尸毒,这毒融入了它们的血里,根本抽不出来。”

  “有点诡异,应该不止是血里有,骨肉里应该也有。”

  周在天沉声说。

  “我明白了!”

  “尸毒藏于它们的血肉骨之中,下毒之人,可以用毒来控制它们。”

  “当尸毒完全壮大,占领全身,它们将会成为行尸走肉,任人摆布。”

  “它们被人盯上了!”

  王尊点头。

  从这个点上出发,一下子很多东西都明了了。

  有人想让大地暴熊成为自己的坐骑。

  “有发现吗?”

  “有办法吗?”

  暴熊急问。

  “在你们中毒之前,有没有人来过?”

  答非所问。

  暴熊知道这很重要,认真的想了又想。

  “有!”

  “邪尸的人曾来过,他们一来,就让我们成为他们的坐骑,后来不是让族长给打跑了吗?”

  有熊大声说道。

  “没跑了!”

  “应该就是这些人了,与尸沾上边,肯定是他们!”

  周在天肯定的说。

  “邪尸?”

  王尊不解。

  “他是洪州十人之一,与金蟾大将一个层级的存在,听说他是一具千年死尸死而复生,尸生灵智,同样的身体,却成了另一个人!”

  “此尸生前可是一位大人物,尸存千年而不腐,虽然重活过来的邪尸修为不复当年,但与金蟾大将也相差无几!”

  暴熊咬牙切齿,怒恨不得。

  他不是傻子。

  “中了尸毒,应该就是他们了。”

  “他们是想让你们慢慢变成一具行尸走肉,任他们摆布,如果潜意识在反抗的话,尸毒会瞬间腐蚀身体,如果不反抗,身体就会被尸毒占领。”

  “左右都是死!”

  王尊笑了。

  “邪尸!”

  “果然是与传闻里的一样,恶毒,丧尽天良,毫无人性!”

  暴熊一脚踏碎了一片地,仰天长啸。

  无力感,充满了他全身。

  邪尸可是与金蟾大将一个层次的存在,他又有什么办法?

  黑熊在挣扎,身体已经出现了变化,有的地方开始腐化了。

  “有办法吗?”

  董清寻问。

  还是一脸的冰冷漠然。

  王尊心里也在问。

  “有,你身上就有!”

  周在天很肯定的说。

  嗯?

  王尊有点懵。

  他身上有?

  照神镜?

  那张鬼画符?

  还是什么东西?

  “太阴神水!”

  周在天恨铁不成钢。

  王尊恍然大悟,瞬间便是明白了。

  太阴神水,号称可是能肉白骨,活死人之神效。

  去掉血里的尸毒,这应该更不在话下。

  王尊上前一步,手上一翻,拿出太阴神水。

  嗯?

  见到太阴神水,所有眼瞳都颤了一下。

  这东西一出来,天地间的温度瞬间直线下降,仿佛处于一片冰天雪地之中。

  一看就知道是个好东西。

  “可以啊,丑逼,你身上原来还藏着好东西。”

  龙马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别人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它可知道。

  “滚一边去,没你的份!”

  王尊一脚把它给踢飞出去。

  “你想它死吗?”

  见王尊想把太阴神水塞入黑熊的口中,周在天立马阻止他。

  “这东西,一点点就行了。”

  “拿一个碗,把清水从太阴神水的身上淋下去,用下面的水就行了。”

  王尊照做,弄出来了一大盆的水。

  把一碗水灌入黑熊的口中。

  效里立竿见影。

  瞬间的功夫。

  黑熊不挣扎了,血红的双眼慢慢变得正常起来,最后完全恢复。

  一眼的迷茫。

  黑熊只觉身体发痛,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嘶!

  剩下的大地暴熊们,双眼发眼的盯着王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