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门里只有我一个渣渣

第362章、让你吃

  全傻眼了!

  那是一位真正天丹境强者的一击啊!

  就这样站着,却无法伤他分毫!

  这是什么实力!

  好强!

  心惊肉跳,所有人的心都要从口中跳出来了。

  半晌过后,一切平静下来。

  地下的两条“八”字痕印让人双眼紧缩!

  众人纷纷往前看去。

  那是一位青年!

  血发血袍,目光如炬,气宇轩昂,战势不减。

  好凌厉的青年!

  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平平无奇之人!

  “你又是何人,你要干什么!”

  大河门主心惊胆寒,知道事情恐怕要往不好的方向发展。

  “你们完了!”

  常刀咧嘴一笑。

  “这些人,交给我,我要干翻他们!”

  常刀一脚踏出,刀风窜开,犹如气浪,大地崩裂,无尽刀风窜出来。

  百丈之地,一瞬间化成虚无!

  可怖!

  众人心头一沉!

  一拳轰出!

  刀影飞身,如同神箭冲射!

  一闪而过!

  数人被一分为二!

  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常刀已经到了两个人的面前!

  两人的反应倒是很快!

  迅速出击!

  可是!

  常刀一掌劈出,两人噗然倒地!

  脑袋飞起!

  伤口,平整又光滑!

  “上,一起上,否则,我们谁也走不了!”

  剩下的人终于是反应过来了,一涌而上,如似群虎!

  常刀更是霸道,不退反进,霸道至极。

  下一秒!

  身后响起惨烈的声音。

  血液飞溅的声音!

  王尊纹丝不动,略带红芒双眸凝望门碑。

  很亲切!

  也许,是自己拿着门主令的原因!

  “你是谁!”

  “你也是青州的人是吗?”

  大河门主斥道,声音多少是没有了势!

  王尊没理他!

  大河门主对野狗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一起,杀向王尊!

  两个天丹境的人,王尊不死也得脱层皮。

  然!

  两人刚到,王尊只是微微一吐气,几道雷芒在其中闪烁。

  若有若无的雷鸣在耳边响起。

  无法抵抗的力量!

  两人只觉恐怖的力量撞在身上,不由自主的飞出去!

  胃里翻江倒海,五脏六腑移位!

  血液如水龙头,从七孔喷出。

  怎么可能!

  一口气?

  两人爬起来,浑身发颤,血液压不住的往外冒,整个人不见了半条命!

  两人恐惧到极点!

  这是什么神仙实力?

  太强了!

  他们没有一丝反抗的心思。

  王尊扫视两人一眼,两人刚爬起的身体,又飞了出去,血液犹如断掉的水管,难以压制的喷射出来。

  两人魂飞天外,魂不附体。

  只是一扫而已。

  仿如神明的目光。

  两人连死的心都有了。

  这到底是什么人!

  两人再也爬不起来,一口气,一眼,两位天丹境的绝世强者,已经爬不起来了,失去战力!

  可怖!

  王尊迈步,每一步落下,地面便是一颤,碎石抛起,仿如神明下凡,无与伦比!

  只是一眼,王尊便不再看他们一眼,把门碑收好,再慢慢刨制他们。

  常刀霸道无比,大开大合,火刀全开,犹如一把重刀,所向披靡。

  数十位地丹境强者,在常刀面前不堪一击,被杀得节节败退,血肉横飞!

  三月同天,月光似乎都成了血色。

  一片血红!

  王尊如似神明,血发飞舞,血袍猎动,径直走到门碑之前。

  亲切感更浓了。

  血脉相连的感觉!

  王尊更是从门碑之上感受到一丝丝委屈的味道。

  就似一只流落他乡几百年的人见到了家人一样!

  “我来接你回家了!”

  王尊咧嘴一笑,拿出门主令。

  “怎么可能!”

  大河门主大吃一惊!

  来的人,是青州大河仙门的门主吗?

  “不要!”

  “会把师爷放出来的,到时候,谁也压不住他。”

  大河门主大叫,血液狂喷。

  他想一下都觉得毛骨悚然,下面的师爷真的太可怕了,就是想一下,都觉得浑身冰冷,寒风刺骨一样的寒冰!

  “压不住?”

  王尊头也不回,言语之中,尽是不屑与鄙视。

  一个被邪气污染的人,还压不住?

  理也没理他,王尊拿出门主令,往前一压。

  门主令上的纹路字体瞬间发亮,门碑之上,大河仙门四个字也同时闪闪发光,相互依存,互相照亮!

  “起!”

  王尊手上一划,门碑拔地而起,犹如重峰升天,可怖的威压弥漫开来,碾压四面八方。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之中,门碑缓缓落下,立于王尊的身前,幻成正常大小,无尽的道蕴扑面而来,仿如一个道的源头!

  “连一块门碑都是了不得的东西,我们大河仙门,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王尊啧啧称赞。

  细想一下!

  师兄师姐们那样的实力,大河仙门又岂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存在。

  就是破旧了一些罢了。

  当然!

  往往不起眼的地方,往往就藏着让人无法想象的东西。

  这是常理!

  “完了!”

  “要完了,师爷要出来了!”

  大河门主高声大叫,恐惧溢于言表!

  “师爷?”

  “什么师爷?”

  野狗是大吃一惊!

  大河仙门之中,还藏着他们无法想象的东西吗?

  轰!

  下一秒!

  门碑印口处,下方喷射出冲天的冰冷气息,直上云霄。

  这气息之中,满满的都是负面情绪,暴戾,烦躁,血腥,不甘,疯癫,残忍……

  “什么东西!”

  “难道说……下面原先镇压的是一头邪物吗?”

  野狗大惊失色,魂飞天外。

  这不是邪物的气息吗?

  就是!

  谁能想到,大河仙门门碑之下镇压着一头邪物!

  “走!”

  大河门主万念俱灰,现在这个时候,逃离是最好的选择。

  留在这里,只会被吃掉!

  野狗是被吓得毛都炸开了,原形都快要现露出来。

  邪物……

  他是一刻也不停留,转身就要逃离这个地方!

  然!

  一切都晚了!

  再也来不及了!

  巨大的缺口之中,除了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冒出来以外,还有一股碾压十方的威压!

  凭空出现!

  凭空落下!

  重重落在众人的身上!

  仿是一座无形的巨山,狠狠的压下来。

  直接让众人趴倒在地,难以爬起来,七孔飞血,骨头移位!

  可怕的威压!

  无法抵抗的威压!

  连动都动不了!

  仿佛让人掐住了脖子。

  砰!

  地面直接爆裂开来,一道身影从下方升了起来。

  气场极大,仿如仙人现世。

  他的出现,让人双眼一缩,无法淡定!

  真的太强了!

  一个干瘦的老头!

  邪气缠身,黑袍张飞,一对眼睛之中尽是血光闪过!

  暴戾至极!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邪气压不住的往外冒,整个人就似一辆拖拉机,源源不断,无穷无尽!

  他的脚尖触碰地面的瞬间!

  千丈之地,瞬间支离破碎,碎石飞射!

  这片大地,仿佛承认不了他的重要,接二连三的爆开!

  恐怖如斯!

  “师……爷……”

  大河门主哆哆嗦嗦,连话也说不清楚,如果不是被压得动弹不得,他早就一溜烟的跑了。

  那里还会等到这个时候!

  真太可怕了!

  这出场的气势,就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

  “血……”

  “我要血……我要肉……我饿……”

  他仰天长啸,沙哑的嗓音传遍天地,天雷滚滚一样!

  他的双眼彻底血红下来,没有一丝的理智!

  嗖地一声!

  他瞬移一样,眨眼间便是到了王尊的身前!

  他的身后,已经是一片支离破碎,四分五裂!

  他感觉得到,场中,王尊的血是最好喝的存在。

  “你要血是吗?”

  王尊眉头跳了跳,不以为然。

  “血……”

  他大叫。

  “给你!”

  王尊伸出手。

  他的举动,令人惊叹,愕然万分!

  这是?

  他们是想不通,王尊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

  怕了?

  卖血求和?

  还是……

  他抓住王尊的手,一口咬在手腕之上,疯狂的撕咬!

  然!

  让人愕然的事情发生了!

  他咬,扯,撕,拉……

  就是破不了王尊的皮!

  野狗一众人傻眼。

  无言以对!

  无法言喻!

  怎么可能!

  大河门主是五脏发颤,不敢相信。

  王尊强到这个地步了吗?

  “给你机会,你也不中用啊!”

  “废物!”

  王尊不屑至极!

  一伸手!

  一掌扇出。

  啪!

  大河师爷被一掌扇得身体都弯下来,头到地,牙齿都飞了几颗!

  “血……”

  “我要血!”

  大河师爷又爬起来,扑向王尊。

  王尊手上一拂,大河师爷滚飞,犹如风中落叶,一点反抗之力也没有。

  众人愕然!

  无话可说!

  喉咙里仿佛堵上了一块石头,难以吐出声音。

  大河师爷刚爬起来,王尊已经到了他的身前!

  “这么喜欢吃是吧?”

  王尊手上一召,门碑飞了过来,拿着就往大河师爷的嘴里塞,用力塞,死命的塞!

  众人:“……”

  一下又一下!

  直至把大河师爷的嘴给塞没,还在塞!

  “让你吃个够,吃啊,起来吃啊!”

  王尊踢了踢他的尸体。

  众人:“……”

  人家头都没了,你让人家怎么样吃?

  不带这样欺负人的!

  五指一立,掌上一震,一掌按下!

  大河师爷的尸体当场粉碎,不复存在!

  化成满天流光!

  死了?

  大河门主张口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是万万没想到!

  在他眼中,那是不可力敌的对手!

  只能用天才的血在喂养,让其喝饱之后,他们才有宁日。

  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能将其灭杀!

  王尊不会真的是青州大河仙门的门主吧?

  也是这个时候!

  他不由自主的浑身一哆嗦!

  冰冷的死亡感瞬间传遍全身!

  他感到死亡的的感觉在身上蔓延开来。

  一抬头!

  他懵了!

  傻眼了!

  恐惧了!

  一对平静,没有丝毫波澜的眼睛盯着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