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门里只有我一个渣渣

第162章、戏很足

  掌教大殿!

  刘正义,齐飞雨,萧九歌,桃白白……甚至于,连如霜也在。

  除了萧九歌与如霜以外,连清风道人都身缠绷带。

  鼻青脸肿,痛声连连!

  不过,桃白白你丫就是一副骨头,你缠什么绷带?

  “妈的,十三就是个大傻逼,出去一次惹一波人,出去一次惹一波人,痛死我了。”

  刘正义龇牙咧嘴,吸气连连,脸上青一块紫一块。

  宁晓梦在一旁给他用熟鸡蛋敷,痛得他哇哇大叫。

  齐飞雨倒是坚强很多,默不作声,虽然身上也是青紫交加,但她连一声也不哼。

  刘正义倒是显得矫情了。

  “妹的,十三就是一个害人精,我一把老骨头了,先前让人拆了几十次。”

  桃白白骨头发亮,抱着自己的头骨,头骨上,绷带都包扎成了一顶帽子。

  “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

  刘正义咬牙切齿。

  “咽不下这口气?”

  “有本事就去找场子啊,人家又没跑,等着你们呢,叫什么叫呢。”

  清风道人瞪眼睛吹胡子,气得不行。

  一点本事也没有,倒是叫得挺大声。

  “稍安勿躁,大家不要生气,以和为贵!”

  萧九歌很是淡定,身穿农衣素袍,但气质却是无比的高雅,富家公子的姿态尽显举手投足之间。

  “来,大海喝一杯花心水,有助疗伤!”

  萧九歌的身后,一株藤花俨然在目,它爬满了四周,开出一朵朵花香诱人的花朵。

  花杂如杯,当中赫然便是清纯天然的液体。

  他摘下一朵,递给齐飞雨。

  香气扑鼻,令人精神振奋。

  一口喝下,一股暖流涌向全身,全身的细胞都在欢呼雀跃。

  身上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啧啧,老三,你牛逼啊!”

  刘正义磨拳擦掌,屁颠屁颠的上来摘下一朵。

  这株花,是萧九歌瞬间种出来的。

  看似花,实质上哪是一个个的酒杯。

  喝下它,皮外伤轻而易举的抹去,没有伤,也能扫除疲惫,让人精神抖擞。

  萧九歌摘下一朵,送上给清风道人。

  清风道人满意的点点头,很是欣慰的看着自己这个徒弟。

  “看看你们,再看看老三,你们简直就是一坨屎!”

  “不急不燥,不慌不忙,不争不抢,属为上乘,老三,你很让为师喜欢!”

  清风道风毫不小气,大方夸奖。

  萧九歌摆手,非常老成,“往事如烟,权力如云,妒忌使人面目狰狞,贪婪让人失去自我,我只是想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罢了。”

  “种种菜,养养花,摘摘果,何不落得自在?”

  萧九歌当真是看破红尘,心如止水,没有任何波澜。

  摘下一朵花,芬香扑鼻,送上给如霜。

  如霜不苟言笑,幽然接过,如仙子俯道首喝下。

  刘正义正要说什么,也是这时,王尊走了进来。

  “师父,师兄师姐,你们……”

  王尊顿了一下,旋即便是怒火攻心,杀意如风卷席天地,瞬间掌教大殿便是一片冰冷。

  “神秘妖王,好好好,我与你不共戴天!”

  血发飞舞,杀光毕露,王尊如同一尊杀神。

  刘正义见到王尊回来,立马装出一副受伤极重的样子,扶着桌子,几乎跌倒在地。

  一行人:“……”

  “大师兄!”

  王尊迅速上前,扶住他,面无表情,“死不了吧?”

  刘正义:“……”

  “十三,大师兄没事,只是……呕呕……”

  刘正义的话没说完,突然一扭头,往地上吐出一大口血。

  清风道人:“……”

  有必要吗?

  过份了吧?

  他们看到,刘正义是生生扣喉,划破嘴内,吐出来的血!

  “没事,大师兄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刘正义连连摆手,一副忍辱负重的样子。

  “伤得这么重吗?”

  “大师兄,你不是一位剑仙吗?你为什么不一剑斩了他?”

  “草他奶奶的!”

  “你睡着之后,就再也起不来了,千万别睡,大师兄,一定要忍住!”

  王尊仰天长啸一声,杀意沸腾,咆哮起来。

  “剑仙?”

  “我并没有还手,只是让他打而已,我一还手,他得灰飞烟灭,我看得出来,他本性不坏,只是被过往掩盖了双眼!”

  “我一直没还手,试图唤醒它心底仅存的善良,没想到,它的心,已经完全被污染,再也唤不醒了。”

  “我被他打了好一顿,牵起了旧伤……”

  齐飞雨等人无言以对。

  没还手?

  是没机会还手吧?

  这戏太他吗的足了,要不是他们在场,听刘正义这么一说,他们也信了。

  妈的!

  颠倒是非黑白啊!

  以王尊对刘正义的信任,是百分之百的相信。

  果不其然,王尊怒火中烧,血发狂舞。

  “善良?”

  “这种泯灭人性的妖,早已不知道什么叫善良,必须毁灭它,送他去西天才是最好的结果!”

  “妈的,我与它拼了!”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大师兄忍受痛苦帮它,它居然不以为然,还伤我师兄师姐师父,我绝不放过它!”

  王尊盛气凌人,杀意冲天,直接转身就走。

  “不要,不要,十三,放人家一条生路,不要赶尽杀绝,它还只是一个孩子!”

  “我亲手掐死它!”

  王尊咆叫一声。

  “老马……”

  出了掌教大殿,王尊叫来魔蹄天马,跃上马背,头也不回的离开。

  谁也不带!

  独自一人!

  他知道,一个人足够了!

  “不要……不要……不要放过哪个杀千刀,就该把它粉身碎骨,永不超生!”

  刘正义见王尊走远,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咬牙切齿的说。

  众人:“……”

  你的戏,真他娘的好!

  “咦!”

  “二师姐,你……”

  王尊一回头,发现齐飞雨在马背之上,他明明是一个人上的马,为什么齐飞雨跟上来了?

  “赶路,别废话!”

  齐飞雨面不改色,只是淡淡的一句话而已。

  她自然是要跟上来,她的杀意也很浓。

  之前的战斗里,她败给了一头妖。

  被哪头妖碾压式的抽打,她要找回场子。

  而且,她也知道,跟在王尊的身边,才能学到好东西。

  她要趁这个机会,提升实力,灭杀狠敌!

  魔蹄天马的速度很快,几乎是无迹可寻,所过之处,连空气都被冲击出了一条难以愈合的痕洞,久久之后,空气才恢复。

  “丑逼,又换女人了?”

  “可以啊,长得这么丑,女人倒是不停的换!”

  “别废话,赶你的路,日落之前,到达不了血皇墓,我宰了你吃肉!”

  王尊没心情与他废话。

  祸不及妻儿老小,有本事就来搞他,动他的家人,他就要神秘妖王的命!

  ……

  日落的余晖洒在波涛汹涌的血海之上。

  这里是一片血湖,只是它太庞大了,所以又被称之为血海。

  这里处于洪州与青州的交界处。

  这里,也是血皇墓的所在之地。

  纵然是魔蹄天马,马不停蹄的赶路,也是让它累得舌头直吐,终于是在日落之前,来到了血海。

  “这马,不一般啊!”

  齐飞雨愕然,这么远的距离,当真是日落之前赶到,不得不让人惊叹。

  “一般般吧,我的小宠物,二师姐喜欢的话,尽管拿去!”

  “去你大爷,你当老马是什么东西?”

  魔蹄天马第一个不干了。

  “开玩笑的,你是哥哥的小宝贝,哥哥疼你,又怎么可能把你送给二师姐呢!”

  魔蹄天马:“……”

  妈个巴子!

  老马几万年的老马了,在它面前自认哥哥,你是长了几根胡子?

  “干正事!”

  王尊沉声道,双眼眯起,眺望血海中心。

  血雾飞舞,犹如地狱幽域。

  血皇墓在血雾之中沉浮,若隐若现,神秘莫测。

  血海边上,人头攒动,多不胜数,都成了一面城墙了。

  人很多,有的来自青州,有的来自洪州。

  血皇墓从出现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大半年的时间,可是,除了血脉化身以外,没有生灵能进入其中。

  而且,纵然是血脉化身,也只是进入血海而已,不是血皇墓。

  有水的地方,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了,没人能迈入其中。

  “血皇?”

  “当年也是一位与龙皇平起平坐的大人物,一手血脉天功,也是无人能敌,打穿九天十地!”

  魔蹄天马陷入回忆之中。

  “想进去,很简单,把阻碍打破便是了!”

  魔蹄天马淡淡的说。

  这个,对它来说,没有一点挑战性!

  它说得轻松,但能做到的人,寥寥无几。

  王尊来到这里之后,倒是不急了,他在寻找神秘妖王。

  杀意不减,反而更浓!

  “今天上午,有人进去了,他是如何做到的?”

  “不知道,好像是两头妖!”

  “再进不去,这半年的时间白等了!”

  “嗯……听说有人搬来了法宝,准备孤注一掷。”

  “呵呵,倾家荡产的人也不少,只是没一个人成功!”

  ……

  众人有些不耐烦,却是无可奈何。

  血皇墓明明就在眼前,却又是远在天边!

  “都让开一点,别挡路!”

  有人高声叫喊,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过来。

  见到这群人的瞬间,众人远远躲开,不敢靠近。

  一群人,数十人!

  每一个人都阴气缠身,身穿白衣,全身皮肤苍白,眼带血红,面如死灰。

  犹如一个个鬼物!

  他们的身上,散发的不止阴气,还有死气。

  这不是人,反而更像是一群鬼!

  “难道……他们是阴鬼族的人吗?”

  “应该是,小心一点,千万不要让他们碰上。”

  “为什么?”

  “被他们碰及,你也会变成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