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门里只有我一个渣渣

第89章、道歉

  “你也有这种感觉,是吧?”

  “我们大河仙门,可是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这里的!”

  王尊说的是实话。

  张人凤木纳的点点头,连吸几口气,“真不怕他们过来?”

  “真不怕,我怕他们来了,就回不去了,不是我吹牛,你让他们来试试!”

  王尊一点也不担心,倒是张人凤担心有点多余了。

  张人丹半疑半信,也不多说什么,来都来了,也不好立马走人。

  一行人回来,清风道人等人顿时屁颠屁颠儿的走了出来,双眼发光。

  “可以啊,十三,你们三人真是不负众望呢,不错!”

  刘正义虽然是在大声称赞,但目光却是在神道碑的身上,连看也没看王尊一眼。

  “咳咳,有了它,你的实力应该又能更上一层楼了,我倒是无所谓,就是你实力太弱,跟不上我们,我们很不舒服。”

  江向天双眼发亮,开心的满脸胡子都炸开了。

  王尊感动,师兄师姐们为了他的修为实力,属实是操碎了心,用心良苦。

  他什么时候才能让师兄师姐们放心,大大方方的出去大荒闯荡一下。

  “十三啊,你不负众望,我给你一根香蕉,这根可不一样!”

  猴子跳了过来,拿出一根香蕉。

  “有什么不一样?”

  王尊愕然,香蕉还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有点咸!”

  呃!

  桃白白背负双手,绕着神道碑转了一圈,黑骨发亮,无声的点点头。

  “西门兄,这些都是你的师兄师姐吗?”

  张人凤擦亮眼睛,一只猴子,一副骷髅,还有一脸大胡子的少年。

  也太奇葩了吧?

  王尊自豪的点点头,“剑仙,体尊,炼器大师,召唤师,妖王,骨圣……还有好几位师兄师姐我没见过,他们老人家应该在闭关!”

  张人凤呆若木鸡,这些人到底是给王尊洗了几次脑?

  他的元神之力异于常人,他感觉得到,这些人的修为根本就不如王尊。

  王尊在他的感应下,就是一座火山,一旦爆发,毁天灭地。

  这些人的实力,最高也就就筑丹九重天罢了。

  当然,这样的实力,已经够吓人的了。

  谁说大河仙门的人都是垃圾?

  谁信谁得死!

  只是,王尊看这些人的目光,很崇拜啊。

  难不成,隐藏了实力?

  “这位是?”

  清风道人眼前一亮,上上下下的打量张人凤,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很显然,他看出了张人凤的天赋与实力。

  较之刘正义等人,真的好太多了。

  没有王尊,刘正义这些废物,连捡牛粪都费劲。

  “张人凤!”

  张人凤抱拳,也不收着掖着,把事情说了出来。

  “我代师回来赎罪,还请给个机会!”

  师父的遗愿,他完成了一半,还有一半。

  “像你们这种有良心的人,这世上不多了!”

  清风道人差点哭出来了。

  大河仙门被人夺走了这么多东西,终于是有人愿意还回来了。

  “做错就要认,挨打就要立正,我万分抱歉!”

  张人凤很真诚。

  “只是,我怕会给贵宗带来麻烦,他们五宗的人,是绝不会放过我的,我赎完罪,立马就走人。”

  张人凤抱拳,歉意满满,他怕给大河仙门招来横祸。

  “你完全不用担心,想呆多久就多久,完全没有事,他们敢来,一定回不去!”

  清风道人摆手,不以为然,一点也不担心。

  张人凤诧异,大河仙门的人,热情的有点过分啊。

  “一点僧有没有回来?”

  王尊想到了肥和尚,不过他倒是不担心,一点僧敢来,只要不遇上他,指点回不去了。

  大师兄他们一出手,可会要了他的命。

  “他倒没有来,不过,有人来了,找什么西门吹血,是你吧?”

  刘正义无奈道。

  “谁?”

  西门吹血这个名字,他之前只用了一次,知道的人并不多。

  “好像是叫什么曾静吧!”

  宁晓梦搭话。

  嗯?

  王尊撇嘴,这个女人来干嘛,给他还虐得不够吗?

  “曾静?”

  张人凤大吃一惊。

  曾静何许人也,青州天才榜上排名十三的天之骄女。

  更重要的是,她的父亲,可是大名鼎鼎的青州十三王,拳王曾老仙。

  连她都与大河仙门有关系?

  “先把神道碑搬进来。”

  清风道人一展手,庞大如殿的神道碑被一股力量托起,飞入大河仙门之中,回到它本应所在的地方。

  “嗯?”

  周在天突然沉嗯了一声。

  “周老头,什么事?”

  王尊不解。

  “没什么!”

  王尊翻了翻白眼,没什么事,你嗯什么呢?

  好玩吗?

  与此同时!

  掌教大殿之中!

  曾静一行五人,如坐针毡,一个个来回度步,咬牙切齿。

  “曾静小姐,他们太过分了,把我们扔在这里,居然没一个人来管,分明就是给我们下马威!”

  “太可恶了,大河仙门,一个落寞的宗门,面子居然还这么大。”

  一个剑眉星目的青年狰狞着脸,要吃人一样。

  “我没让你们跟着来,是你们非要跟着来的,呆不下去的话,你们先回去!”

  曾静面无表情,轻声冷语。

  事实上,她也是一肚子的气!

  要不是父亲非要她过来大河仙门道歉,她一定不会来。

  她对王尊可是恨之入骨,居然还让她来道歉,本就不情愿的了,没想到对方竟然闭门不见,还把她们凉在这殿里。

  银牙紧咬!

  曾静深吸一口气,她想不明白,为什么父亲要让她过来道歉,以父亲的实力,毁了大河仙门,不是一拳之事吗?

  可是!

  她又不敢逆父亲的意。

  身后四人,是龙傲天的随从。

  龙傲天,是曾静的追求者,自身家势也很不错,名气很大,实力也不弱。

  自从见过曾静之后,他可谓是一见倾心,奈何,曾静对他并不感冒。

  两天前,龙傲天得知曾静受伤而回,他当场大怒,嘘寒问暖,终于知道其是被王尊所伤,怒火攻心,大喊大叫要为曾静报仇。

  得知曾静要上门道歉,他更是七窍生烟。

  曾静早已被他视为自己的女人了,让他的女人给一个废物宗门的人道歉。

  天地不容!

  他本想着跟过来的,奈何族里有重要之事,他抽不了身,只能让几个手下跟过来。

  谁知道,一过来,五人就被告知,王尊出去了,紧接着就没人管他们了,被凉在了一边。

  很明显!

  王尊是不见他们,给他们下马威!

  可恶至极!

  小小的大河仙门,不知好歹!

  轰隆隆!

  突然,地动山摇!

  五人面面相觑,出门一看。

  只见一道“大山”从天而降,耸立在地,上面无数的纹路泛起刺目的光辉,犹如一只只眼睛在黑夜里睁开一样。

  “这是什么东西!”

  “道力,上面居然有道力,这是什么东西!”

  “大河仙门不应该拥有这样的圣物才对!”

  五人诧异,相视一眼,随着曾静往此处飞掠而去。

  把神道碑放回原处后,清风道人便离开了。

  刘正义,齐飞雨等人虽然很眼馋,恨不得立马坐下参悟。

  可是,他们不能这样做!

  他们对王尊说的是,这东西是给他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他们急不可耐的坐下来狼吞虎咽,那像什么话?

  不就一下子就穿煲了吗?

  “十三啊,你得好好努力呢,不然的话,我会把你赶出去的!”

  刘正义一步三回头,最后还是在宁晓梦的拉扯下才离开的。

  齐飞雨等人什么也没说,悄无声息的离开。

  庞大神异的神道碑面前,就剩下王尊和张人凤两个人了。

  张人凤跪下,面容诚恳,什么也说!

  代师谢罪!

  王尊没阻止他,这也是他应该要做的。

  拿走神道碑这么多年,多少也要点利息。

  当然!

  最应该下跪拜礼的人,是五大宗的宗主。

  他们把神道碑当成自己的东西,罪该万死!

  “可算找到你了,西门吹血!”

  娇斥声传来!

  曾静带着四人风风火火而来,怒目圆睁,一点要道歉的意思都没有。

  “听说你是来道歉的?”

  王尊皱了皱眉。

  曾静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主动道歉。

  “你……”

  曾静气不打一处来,看到王尊的脸,她就觉得无来由的气愤!

  “这是……”

  其他四人张口结舌,被神道碑给震撼到了,仿佛在看着一尊顶天立地的巨人!

  心神受压,难以吐言。

  “道歉就应该有道歉的样子,你们这个怒目圆睁的样子,让我很难设想你们是来道歉!”

  王尊抱臂。

  “道歉?”

  “你屎吃多了吧?”

  “我们少爷说了,你不给曾静小姐五叩三拜,他派人来灭了大河仙门!”

  回过神来的四人开始大声斥喝。

  “嘴太臭!”

  王尊双眼一凝,脚下一踏,雷光闪过,人已经到了哪人的面前。

  一个嘴巴子,狠狠扇下。

  啪!

  数颗牙齿夹着血崩飞出来,脖子都被打歪了。

  “你……”

  “大胆!”

  “知不知道我们是谁的人,我们少爷叫龙……”

  啪!

  王尊反手就是一掌,直接把此人的嘴唇都给打爆了。

  血液狂飞!

  “你们的主子是谁,我没兴趣,我打狗从来不看主人!”

  “还有,这里是我们大河仙门,想要在这里作威作福,我可以送你们去西天喝茶!”

  王尊横眉冷对,根本没将一行人放眼里。

  剩下的两人不敢说话了,连叫都不敢叫。

  地下的两个队友可是被打得嘴都烂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