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门里只有我一个渣渣

第88章、二郎真君

  咔嚓!

  接二连三的破碎声响起。

  紧接着,便是五股冲天的力量弥漫开来。

  可怕的威压,降临在每一个人的身上,让所有人五脏六腑紧缩。

  如果仅是一股这样的威压,众人倒是不觉得有什么。

  可是,这是五股啊。

  任何一股都能把人给镇压得抬不起头来!

  把人镇压成肉饼都不成任何的问题。

  五道虚幻的身影出现在五大长老的身前,浩浩荡荡的力量波动就是从他们的身上弥漫出来的。

  更像是五位从九天之上落下的神明,举手投足之间,天崩地裂。

  “那是……五大宗主的分身!”

  “听闻五大宗主的修为可都是金丹境四五重天,他们的分身,实力少说也在筑丹境九重天!”

  “五位筑丹境九重天的高手,把这里翻过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完蛋,我们还是快逃吧,等下打起来,殃及池鱼,连死恐怕都不知道是如何死的!”

  众人惊叹连连。

  这种场面难得一见,可以大开眼界。

  可是,小命更珍贵!

  有的人已经争先恐后的往山下逃去了,五位筑丹境九重天的人一旦火力全开,那场面可不是说说而已。

  没有多余的废话,没有任何交谈,五位掌教的分身一出来,立马动手,扑向齐飞雨。

  这种分身之术很低级,制造出来的分身没有真身的意识,只有听从命令的野性。

  五大长老也没有闲着,一同出手,杀了上来。

  齐飞雨战意汹涌,没有丝毫退缩,拳出无敌,金火腾空。

  “天神一怒!”

  齐飞雨拳头砸出,威力胜于之前的任何一拳!

  噗!

  凌天阎大长老被轰碎,化成血雨!

  然而!

  对方也杀到了身前,凶狂的攻击接二连三的落下。

  金身化的齐飞雨肉身实力已经达到了筑丹九重天,对上五大长老倒是没什么问题,完全可以碾压。

  但是,对方可是有五位筑丹境九重天的宗主分身,没有痛感,没有意识,只有杀戮!

  齐飞雨瞬间便顶不住了。

  两位宗主分身出手,齐飞雨倒飞,另外三位已经接了上来。

  “十三!”

  齐飞雨实在是抗不住了,不得不让王尊出来。

  王尊撇嘴,都干了一半了,现在扔给他?

  用力一点,把对方全灭了不就行了吗?

  有点烦!

  不过王尊还是热血沸腾,准备出手。

  也是这个时候!

  一旁的张人凤突然拿出一个东西,拳头大小的雕像。

  神像?

  王尊简单的扫了一眼,顿时愕然了。

  二郎神?

  手持三叉两刃刀,额上长竖目!

  不是二郎神是什么!

  张人凤口中念念有词,手上一甩,神像抛了出去。

  轰!

  半空上,神像爆出万丈光芒,如同一轮烈日,惊涛骇浪似的可怕威势卷席四海八方,轰动整个指天山。

  “二郎真君!”

  “出来!”

  张人凤声嘶力竭的呐喊,双眼充血,陷入疯狂之地一样。

  剩下的几位大长老脸色全变了,万念俱灰,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

  轰!

  一尊巨影凭空出现,重重落地,激起无尽碎石,大地龟裂。

  一把银光刺目的三叉两刃刀从尘烟之中伸出来,一位宗主的分身当场被一分为二。

  紧接着,便是一道毁灭光束从中激抨出来,一位大长老,一位宗主分身被贯穿,灰飞烟灭。

  人都没有看见,已经死了三位对手。

  简直是恐怖!

  轰!

  指天山震动,一道庞大神威凛凛的身影露了出来。

  长冠银甲,三目三刃,战势无敌,斩天碎地。

  不怒自威,镇慑九天十地!

  “神像,二郎真君!”

  青叶塔大长老恐叫,祭出一片飞叶,转身就逃。

  一刻也不敢停留!

  嗖!

  二郎真君竖目发光,激射出一道毁灭之光,撕裂空气,洞穿虚无,追上青叶塔大长老!

  青叶塔大长老魂飞天外,奈何逃不过毁灭之光的追击。

  触及的瞬间!

  他灰飞烟灭,在空中绽放,渣也没剩。

  碾压!

  无敌!

  仅是那战神般的即视感,就已经让人顶不住了。

  这就是势!

  无形又强大的势!

  张人凤落在二郎真君的肩头上,盘坐下来,口中念念有词,他的元神仿佛与之融为了一体。

  王尊三人看得有些羡慕,不愧是五大宗追杀了张人凤如此之久都要得到的东西。

  简直就是一尊杀戮机器!

  在张人凤的指令之下,二郎真君无情出手,每一击都能把一个人一分为二,灰飞烟灭,没有能活得下来。

  片刻之间!

  五位大长老,五位宗主分身,全被灭杀。

  二郎真君身上冒出光辉,最后慢慢缩小,张人凤软瘫在了地上。

  他的手上,握着的正是二郎真君的神像!

  他像不见了半条命一样,脸色苍白如纸,气若游丝。

  “人凤兄,死不了吧?”

  王尊的关心属实有点让人无法接受。

  张人凤无力的摆摆手,“不到万不得已,我是真的不敢动用神像,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元神之力的消耗,真的太大了,以我现在的元神之力,最多只能维持片刻,过后更是动弹不得,任人鱼肉!”

  张人丹苦笑,这也是他为什么迟迟不动用神像的原因。

  “幸好是你们,要不然,我也不敢动用它!”

  张人凤这个时候动用神像,一来是报仇,二来也是信任王尊三人。

  “人凤兄,你冲动了,你大可不必这样拼命,其实,我能杀他们!”

  王尊撇嘴。

  装逼!

  让你装,现在后悔了吧!

  张人凤自然不信,苦笑不已。

  “你们是大河仙门的人,我师父交代过,要把神道碑还回给你们,并且要赎罪,我现在这个状态,怕是有点力不从心!”

  张人凤很诚恳。

  “不急,你的仇不是还没有报吗?你杀的只是他们的分身,他们的真人还没死呢!”

  王尊拍了拍他的肩:“不过你放心,正如我所说,我是一个好人,我会帮你的!”

  “他们自然会找上门来,先去我们大河仙门住一段时间吧!”

  张人凤寻思一会,最后点了点头,他的伤很重,半个后背的肉都不见了,加上现在元神撕痛,仇人未死,他确实是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疗伤。

  “会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张人凤很担心。

  “就怕他们不来找麻烦!”

  王尊不以为然。

  “二师姐,这东西如何拿回去?”

  神道碑巨大,重量更是难以想象,路途又遥远。

  “我扛回去吧!”

  齐飞雨信心百倍,以她的力量,应该没什么问题。

  然而!

  她自信了。

  连撼动神道碑都做不到,更别说把它拔出来了。

  水月仙手上一挥。

  召唤!

  十头牛头人召唤收来,每一头都有房屋般巨大,力大无穷,搬山运江应该不在话下。

  可是!

  纵然是十头牛头人同时用力,也难以撼动神道碑分毫,反而是累得舌头一米长。

  众人看得那叫一个目瞪口呆,张口结舌,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都疯了。

  连神道碑都想搬走,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不过,四人之前的表现已经震撼了众人,连五大宗宗主的分身都杀了,还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神道碑之中,蕴含无尽神道,先不说此碑的重量,就是当中妙不可言的道蕴,也是不可触碰,你们想搬回去,确实是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了。”

  周老头说话了。

  “那怎么办?”王尊眯起双眼。

  “除非,你能镇压住它,不然,搬不动!”

  “你不行吗?”

  “你太看得老头我了,全盛时期,也许行,现在不可能!”

  周老头气笑了。

  王尊沉默了。

  三人灰头土脸,搬不回去,还谈什么讨东西。

  齐飞雨火力全开也动不了它。

  “影子!”

  王尊脚下一跺!

  身后漆黑一团的影子动荡一下,站了起来。

  影子一出。

  张人凤手上的二郎真君神像悄无声息的颤抖起来。

  神道碑也好不到那去,居然有种要拔地而起,飞天而去的感觉。

  可是,影子的身上,压根就没有什么气息弥漫出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影子的感觉。

  至少,在王尊的感觉之中是这样的。

  “你的心真大!”

  周在天哆哆嗦嗦。

  让影子来做苦力,王尊也想得出来。

  反正周在天是想也不敢想。

  他被影子镇压过,知道其的可怕之处。

  “有什么问题吗?”

  王尊不解。

  “没有,你高兴就好!”

  周在天不敢多说话。

  王尊是个傻子吗?

  不知道影子有多可怕吗?

  “把它拔出来,背回去!”

  王尊指向神道碑。

  影子唯命是从,双手一抽,如同拔萝卜似的,一手便将神道碑拔了出来,背在身上。

  仿佛一点重量都没有,健步如飞,潇洒自如。

  全傻眼了。

  成千上万的目光注视着影子把神道碑背起,迅速离开。

  四人坐在神道碑之上,悠扬自得。

  较之庞大的神道碑,影子真的太小了,神道碑就像离地飞行一样,更像是一座山峰在移动。

  一路上,可是引来无数人的关注。

  自从影子把神道碑拔起来之后,上面密密麻麻的光纹就暗淡下来了。

  不到一天的时间。

  一行人已经回到大河仙门。

  雄伟壮观的山门前,张人凤惊叹不已。

  民间传说中,大河仙门曾经是一座庞然大物,敢与太阳上住着的那些人叫板。

  只是渐渐落幕了。

  也许,这就是得罪太阳上那些人的下场!

  仅看山门一眼,张人凤就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顶级宗门前,阵阵冲击扑面而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