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门里只有我一个渣渣

第347章、胆小鬼

  常刀看着王尊走过来,面不改色,浑身上下,尽是倨傲。

  “姑娘,这是……你的奴才吗?”

  常刀寻问。

  王尊:“……”

  “差不多吧,你要不要骑上一骑?”

  董清爬上王尊的背上。

  “不用了,我没有这个爱好!”

  常刀看着王尊,不屑一笑,尽是看不起的目光。

  一个大男人,给一个女人当马!

  真是丢人!

  王尊没说话,也不想说什么。

  这种天才,确实有着难以抹平的倨傲。

  不过,他相信,用不了多久,常刀会对他改变的。

  从不屑,到崇拜,再到恐惧,最后是服从!

  王尊感觉自己是挺变态的,他很喜欢这种把天才训服的感觉!

  很爽!

  背上董清,王尊直接就走,直接开始打压常刀的傲慢。

  “剑山!”

  董清留下一句话,王尊大步流星,迅速离开。

  常刀微惊,王尊的速度是真的快,一眨眼的功夫,已经是千丈之外了。

  常刀回望一眼刀城,迅速跟上去。

  一路上,三人解决了不少杀人放火之事。

  当然,王尊没有出手,都是董清与常刀在开路。

  剑山之前!

  常刀气喘吁吁的停下来,难以置信的看着王尊。

  王尊面不改色,呼吸平稳,没有任何波澜。

  常刀是累得够呛,明明感觉王尊走得并不快,为什么就是逃不上?

  对他来说,有点打击人了!

  “剑山……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常刀不解。

  “剑君把剑山托负给了我们,我们自然要回来看一看,当然,剑山之中,应该是没人了吧?”

  董清摇头。

  林天罪之前的弟子都给王尊给干掉了,剑山已经没有人了。

  只是,其为什么意味深长的把剑山托负下来?

  难道……剑山之中,还藏着什么东西?

  林天罪已死,剑山是他的道场,他的仇人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无论如何,都要抢点东西。

  人不多!

  上上下下。

  有人抱着宝物,开心大笑。

  有人什么也没有得到,咬牙切齿,大骂林天罪活不起。

  有人感叹,纵然在洪州呼风唤雨,一代剑君也死得憋屈。

  ……

  王尊三人也不管这些人,径直往上,直到山顶!

  雄伟壮观的剑殿之中,有不少人,无不是在翻箱倒柜,寻找宝贝。

  剑殿一旁是一个灵台!

  上面放着剑山各位祖先的灵牌,此时灵牌被胡乱扔砸一地!

  王尊呼出一口气,拿起一个灵牌,上面愕然写着的正是林天罪之名。

  “原来他早就为自己准备好了灵位,真是一个未雨绸缪的老头!”

  王尊摇了摇头。

  能拿的,都给拿了,能砸的也都砸了。

  一片狼藉!

  “哈哈哈,此山以后就是我暴龙的了,你们速速离开吧!”

  剑座之上,坐着一位彪形大汉,脸上挂着一条刀疤,把整张脸斜分而开!

  他开心不已,十分满意,只是脸上的刀疤显得无比的狰狞。

  传承已久的剑山,也是一座灵山,不是吗?

  明面上,这里是没什么好东西了,谁知道什么地方有没有藏到什么好东西。

  先把剑山占据下来,以后再慢慢找也不晚!

  “暴龙……真的是山里没老虎,猴子当大王啊,天一黑,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了!”

  “此人生性凶残,视人命如草芥,他那一对龙爪,可是撕碎过不知道多少人。”

  “他的实力也很不错,当然是比不上洪州十人,但也是地丹境九重天的存在!”

  常刀面不改色。

  有所忌惮!

  忌惮的是,暴龙也是他父亲的仇人之一,万一让其认出自己,那就麻烦了。

  神刀霸体刚觉醒,实力更不是对手,打起来没有任何胜算。

  “暴龙,你说什么呢?”

  “这剑山,我也要了!”

  一个不遑多让的声音响起,阴阳怪气的公鸭嗓子。

  一个阴柔的男人,走了进来。

  手上执着一把折扇!

  “是你!”

  暴龙双眼一缩,脸上刀疤蠕动,犹如蜈蚣。

  周围的人惊呼!

  两者都不是软柿子,都是强者。

  “哈哈哈!”

  “找死!”

  暴龙大笑一声,暴射而出,快如闪电。

  两人瞬间战在一起,剑山都在微微抖动,可怖无比!

  战斗来的快,去的也快!

  最后以暴龙大获全胜终止。

  他的一对龙爪,生生把阴柔男人撕成两半,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暴龙狂笑,开心极了,舌头舔着脸上的鲜血,要多有狰狞有多狰狞。

  “还有谁想试一下我的龙爪吗?”

  暴戾目光扫八方,无人敢与他对视!

  这时,常刀缩了缩脖子。

  “我们往另一边走!”

  常刀沉声说道。

  小心翼翼,不想让暴龙认出来。

  认出来之后,麻烦肯定少不了。

  然而!

  王尊却不是这样想的。

  他一转身,偏偏往大门方向走去,大步流星,无所畏惧,一点也不怕。

  常刀懵了。

  “你干什么,往边走,别让他看见了,会死人的!”

  常刀打了一个哆嗦,在王尊耳边咬牙切齿的说。

  “我光明磊落,怕什么呢?”

  “我走的就是大门,后门,是给狗走的,我不是狗,你要是狗的话,你去吧!”

  王尊面不改色,头也不回。

  常刀双眼一瞪!

  狗!

  什么东西!

  一个奴才也敢对他大言不惭,话里话外都在说他是一条狗。

  “你找死!”

  天才,就该有天才的倨傲,目中无人,无视同龄人,唯我独大!

  突然,一道凶残的目光落在身上。

  “哟!”

  “常少爷,真是缘分啊,听说有人去了刀城,没把你弄死?”

  “你也太幸运了!”

  “不过,你遇上了我,看到我脸上我刀疤了吧?是你父亲留下的。”

  “父债子还,常少爷,你是来还债的是吧?”

  最不想听到的声音还是出现了,狰狞的目光打在身上,常刀一颤。

  日了狗!

  都是这个奴才,害死人了!

  “路过,我们马上走!”

  常刀咬牙切齿。

  “我不走!”

  王尊突然开口。

  常刀是傻眼了。

  我去!

  这是什么奴才!

  疯了吗?

  “董姑娘,我背你,让这个奴才在这里自生自灭!”

  常刀差点就想一刀砍了王尊。

  “我不走!”

  董清说道。

  常刀是彻底懵了,这是干什么?

  “你怕他?”

  董清淡淡的说。

  “有什么好怕的?”

  “地丹境九重天的修为而已!”

  我草!

  你丫才是地丹二重天吧,你说地丹九重天只是而已?

  太狂了!

  谁听了不得揍你一顿!

  “你们不走,我走!”

  常刀一咬牙,也不管了。

  “胆小鬼!”

  “再说了,你走得了吗?人家也没同意,是吧?”

  王尊看了一眼暴龙!

  暴龙也不急着出手,窝里斗,他很喜欢看。

  “我不是胆小鬼,你更没有资格说我是胆小鬼,你只是一个奴才!”

  常刀怒了。

  让一个奴才说自己是胆小鬼,他当然不开心。

  “你不是胆小鬼的话,那你走什么?干他啊!”

  王尊笑了。

  嘴角上尽是玩味的笑容。

  “他很强!”

  “所以,你怕他,是吗?”

  “我没有!”

  “你就有!”

  “我没有!”

  “你就是一个胆小鬼!”

  “你……”

  常刀一冲上来,暴风一样的刀风从他体内冲出来,直冲王尊身上。

  刀鸣不停,连绵不断。

  他真的怒了!

  王尊只是一个奴才而已。

  凭什么?

  “怎么?”

  “对我这个奴才你敢大声吆喝,想杀我这个奴才?”

  “欺软怕硬,你不是胆小鬼是什么?”

  王尊脸上的笑容很灿烂。

  吃定常刀了!

  这种天才,心高气傲,一句话就能把他们的怒火给挑起来,让他们失去理智。

  因为,他们始终认为,自己是天才,是藐视同龄中人的存在,同龄人都是他们脚下的泥!

  “你……”

  常刀揪住王尊衣领,怒目圆睁,呼吸的刀风冲击在王尊的脸上。

  “干他啊,为什么不敢?”

  “你干他,我保证,你不会死!”

  “就看你敢不敢干了,胆小鬼!”

  王尊面不改色,盯着常刀。

  “保我不死?”

  “你算什么?你只是一个奴才!”

  常刀大口呼吸。

  “奴才?”

  王尊摇了摇头,挣开掌刀的手,径直走向暴龙!

  不由分说!

  场中所有人都是一脸的懵!

  他要干什么?

  暴龙倒是不以为然,一个奴才,能对他做什么呢?

  啪!

  一个耳光,抽在暴龙脸上。

  暴龙傻眼了。

  众人呆若木鸡!

  常刀怒色更是一收。

  他是万万没想到,王尊敢这样做!

  疯了!

  “看到了?”

  “一个奴才都敢打你不敢打的人,你不是胆小鬼,是什么?”

  “废物?”

  “垃圾?”

  王尊勾唇一笑,不屑,鄙视!

  “你……”

  暴龙大吼一声,地动山摇,怒发冲冠。

  要暴发了!

  啪!

  王尊又是一个耳光抽过去。

  众人:“……”

  暴龙当场熄火,傻眼捂脸,自己又让王尊抽了一个耳光。

  “别吵,在拯救迷途的小朋友呢!”

  “再吵,我杀了你哦!”

  暴龙:“……”

  自己成了教育他人的工具?

  常刀是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自己真的是连一个奴才也比不了啊!

  王尊做了他不敢做的事情!

  常刀什么也说不出来,脸色很难看。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仅是这个,他就比不上一个奴才!

  “胆小鬼!”

  “上来,给他一刀!”

  王尊淡淡的说!

  暴龙完全是让忽视了。

  常刀深吸一口气,双眼之中涌上坚决。

  他怎么可能连一个奴才也比不了。

  绝不可能!

  王尊能做的事,他也能做,并且能更上一层楼。

  轰!

  也是这时,一抹流光闪过。

  暴龙的头颅,掉了下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