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门里只有我一个渣渣

第219章、人心惶惶

  “师父,你已经很厉害了,别人可是连靠近它都做不到。”

  王尊笑意盈盈。

  “什么意思?”

  “你说我拿不起它,是吗?”

  清风道人瞪着王尊。

  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不自然。

  “没有,我这个意思,我知道,师父是不想拿起它。”

  王尊撇了撇嘴,老人家了,得顺着,可不能激怒他。

  就当没看见!

  清风道人又试了几次,胡子都差点因为用力而弯曲,老脸上尽是爬动的青筋,大汗淋漓,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最后,他放弃了,直了直身子,大呼一口气,咳嗽几声。

  一行人没有说话,看得出来,他十分的尴尬,也不点破他。

  “嗯!”

  “此剑不错,好好用吧,有机会的话,去一趟万魔山,有不错的收获!”

  清风道人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

  紧接着,他一跺脚,凭空消失。

  一行人:“……”

  这小老头,也太要面子了。

  拿不起就拿不起嘛,死鸭子嘴硬,非要面子。

  齐飞雨没说什么,闪身离开。

  董清吐了一口气,面无表情,死老公一样的表情,也离开了。

  可以看得出来,她的眼中尽是担忧。

  场中,就剩下朱红花和唐小倩。

  朱红花得到了小妖界所送的宝物,早已是急不可耐了,蹦蹦跳跳的离开。

  唐小倩双脚离地,飘在空中,身上的衣群几乎全部血红下来。

  当她的衣群完全变成红色,她的实力将会更上一层楼。

  两个鬼童在她身边飘动,大眼睛瞪得好大,一眨不眨的盯着王尊。

  三张鬼脸上都充满了期待。

  “十三,你不会把我的事情给忘记了吧?”

  唐小倩看着他,面无表情。

  “十三怎敢,纵然十三人死道消,也不会忘记七师姐的事情!”

  王尊急忙抱拳,把田中扔了出来。

  田中一直被王尊装在雷国之中,用铁链捆住,早已是半死不活了,没了手脚,就是一个活死人。

  看到王尊的瞬间,唐小倩明显是深吸了一口气,面无表情的鬼脸,更加的冰冷无情了。

  “十三,你离开一下,我有事要问他,有事情的时候,我会叫你!”

  唐小倩淡淡的说,鬼音从四面八方而来。

  王尊不敢怠慢,急忙离开。

  离开之时,王尊发现,本来一点精神都没有的田中,看到唐小倩之后,瞬间就变了。

  瑟瑟发抖!

  恐惧发颤!

  口中念念有词,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王尊没问为什么,转身离开,来到一处悬崖。

  手上一张!

  飞仙瀑出现。

  把其一扔,回到属于它的地方。

  奔腾激越,轰鸣不止。

  壮观,磅礴,势不可挡。

  看着自己把一样样的东西拿回来,王尊很有成就感。

  “飞仙瀑!”

  突然,身后传来了声音。

  是二师姐,齐飞雨。

  “飞仙瀑对铸炼肉身很有帮助,在它下面挨过去了,必将能让肉身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齐飞雨光亮的双眼一凝。

  “以二师姐的肉身,已经不需要飞仙瀑的铸炼了吧?”

  王尊很认真的说。

  齐飞雨嘴角抽了抽,“我给你演示一下。”

  说着,她走向了飞仙瀑。

  开什么玩笑。

  这等宝物,她又怎会视而不见。

  王尊没说什么,他本来想说飞仙瀑对他已经没用了,但二师姐的好意,又不好拒绝。

  师兄师姐们为了他,真的是操碎了心。

  齐飞雨进入激落的飞仙瀑之中,飞瀑如巨石,轰隆隆的落下。

  瞬间的功夫!

  齐飞雨的身后一片血肉模糊,鲜血染红了水流,一片血红。

  “二师姐这是在给我演示进入飞仙瀑后的后果吗?”

  “我应不应该告诉她?”

  可是,都已经这样了,我要是告诉二师姐,她会不会撕了我祭天。

  还是算了。

  王尊看着飞仙瀑之中的齐飞雨,也不多说什么,飞仙瀑的可怖已经把齐飞雨背部轰出了一片血肉模糊。

  当然,在王尊的眼里,齐飞雨是故意这样做的。

  不然,以她的肉身,又怎么会被伤成这样。

  自己的肉身这么差,飞仙瀑都没有作用,更别说是二师姐的肉身。

  如果齐飞雨知道王尊心中所想,肯定得一口血喷出来。

  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好吗?

  轰!

  三道明王出现,悬于齐飞雨的头顶之上,顶天立地,势冲云霄,无与伦比。

  明王的出现,让她的痛苦少了很多,但身后的伤还是在继续。

  恢复,又裂开,又恢复,又裂开……如此反复。

  齐飞雨很清楚,只有自己身上的伤彻底恢复,不要裂开,她才真正的成功。

  ……

  与此同时!

  万魔山外!

  红裙女子跌跌撞撞,终于逃到了这里。

  她狼狈不堪,重伤之躯,想回去神宫都做不到。

  太可怕了。

  真的太可怕了。

  她下来之时,从来没有想到王尊会可怕到这个地步。

  她让凡人蝼蚁逼入了绝境,差点人死道消。

  “我一定要把他带回去,大人们绝对会有意想不到的奖励。”

  “蝼蚁,凡人,垃圾,废物!”

  “我一定要让你们死,神宫之威,不可侮辱,我要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绝望!”

  红裙女子咬牙切齿,绝艳的脸蛋几乎扭曲变形。

  “万魔山!”

  “唉……没想到,最后还是要动用它,不过也好,当时铸造它也是为了一统青州,现在用上它,也是无可厚非。”

  红裙女子站于万魔山之外,红裙飞舞,眼中流露出凌厉可怕的光芒,宛若两把剑在闪光。

  这里,是青州的绝地之一,万魔之家。

  这里封印了无穷无尽的魔族,令人闻风丧胆,不敢近之。

  红裙女子深吸一口气,一闪身,进入其中。

  魔气缭绕,嘶吼声不绝于耳,魔气之中,一头头诡异的身影飘然出现,狰狞又可怕。

  它们嘶吼,咆哮,张开血盆大口,尖锐的爪牙,扑向红裙女子。

  红裙女子面不改色,面无表情,随手一挥,这些扑上来的妖魔鬼影当场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她一路前行,无人能挡。

  “咦,不是三个盒子吗?”

  “就剩下一个了?”

  “幸好它还在!”

  红裙女子松了一口气,另外的两个盒子已经碎了一地,只剩下一个了。

  当然,剩下的这一个,正好是她的目标。

  “醒来吧,我们杀出去!”

  红裙女子来到破破烂烂的盒子前,沉声说道。

  声音落下,盒子明显颤了一下。

  只是,它上面的符纸,那个虚无的钟形,把它镇压得死死。

  “给我碎!”

  红裙女子一拳拍出,钟形支离破碎,化成流烟。

  与此同时!

  钟形碎掉的那一瞬间。

  远在天边,一个人睁开了眼睛。

  铛!

  钟声敲响,震天动地,无与伦比。

  “我的封印,碎了!”

  “是谁!”

  “如果不是有人动了我的封印,它绝对不会碎,至少现在不会!”

  天钟老人大吃一惊,难以置信。

  他拼死拼活才把其重新封印下来,现在才过去多久?他的伤都还没有恢复过来,封印碎了。

  “将军!”

  也是这时!

  剩下的最后一位青州神护也回来了,

  “他们人呢?”

  天钟老人双眼一瞪,顿时想到不好的地方。

  “死了!”

  “全死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男子怒恨交加,眼中带泪,哪些都是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全被杀了。

  他又岂会没有丝毫伤心?

  “他什么修为?”

  天钟老人深入一口气,又气又怒又恨。

  “不知道!”

  “他很强,杀我们,只是用了几招罢了。”

  “他火力全开的话,是一个可怕的层次。”

  男子也是惊疑不定,他无法看透王尊的修为。

  “我的封印,会不会与他有关?”

  “看来,我得亲自去一趟了。”

  天钟老人猛地立起身,衣袍翻动,势冲苍穹。

  天钟悬天,垂落无尽的威势,浩瀚的钟声源源不断,震动天地。

  下一秒!

  他跃身而上,站于天钟之上,背负双手,瞬间远去。

  化成流光!

  快如闪电!

  钟声响彻了整个青州,声声入耳,无穷无尽,所到之处,云层崩裂,虚无荡动。

  青州为之震动,哗然一片!

  天钟老人亲自出马了。

  这是为什么?

  天钟老人一出手,非死即伤,必将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整个青州为之一振,纷纷跟了上去,想要寻知发生了什么事。

  奈何,天钟老人走得太快,根本就追不上。

  而且!

  也是这时。

  万魔山发生了震荡,魔气弥漫,冲天蔓延,无穷无尽。

  魔影重重,咆哮不断!

  青州五大宗!

  准确的来说,是四大宗!

  作为青州顶尖的势宗,万魔山又是青州闻名于世的禁地,如今出现了状况,青州四大宗自然逃不掉责任。

  难辞其咎!

  在青州即将有难的时刻,四大宗必须第一时间站出来,挡在所有人的面前。

  无可厚非!

  他们必须这样做!

  青州众人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天钟老人突然亲自出马,感情是去了万魔山。

  四大宗也不怠慢,派出人,前往万魔山,打听情况。

  青州千千万万的生灵此时此刻也是人心惶惶,害怕,惶恐,不安。

  万魔山的恐怖,人尽皆知。

  如今万魔山出现状况,他们恐怕也躲不了。

  唯一能做的,就是祈求四大宗,天钟老人能为青州挡下这场灾难。

  让人没想到的是,天钟老人去的不是万魔山,而是大河仙河。

  古老神秘的大钟悬于半空,天钟老人站于其上,背负双手,凝望下方磅礴的大河仙门。

  无形的波动,如同流水,一点点渗入大河仙门之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