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门里只有我一个渣渣

第357章、门碑

  这几天下来,王尊过得很轻松。

  他照顾起董清的吃喝拉撒睡,但他却觉得很舒服。

  一直以来都是打打杀杀,这样的平静日子,太少了。

  全身都轻了很多!

  董清变了很多,冰冷的脸上多了几分笑容与温柔。

  当然!

  这是在面对他的时候!

  在别人面前,她还是一副死老公的样子!

  王尊这几天里也明白了一个道理。

  自己多了一份责任!

  守护自己爱人的责任!

  董清将是他的第二片逆鳞!

  这个女孩,太苦了!

  命苦!

  现在,她是自己的了,自己必须守护好。

  几天下来,王尊又见到了那三位素未谋面的师姐。

  当然,只是背影而已。

  三人好像躲着他一样,一见他就跑。

  也不知道为什么。

  难道是自己太面目狰狞了?

  王尊是无奈,什么时候才能认识三位师姐。

  这样,以后他又多几分保障。

  难道说,三位师姐就是因为不想让他太过依赖,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躲着他?

  一定是这样!

  用心良苦啊!

  这是逼他成长啊!

  然而!

  三人只是没想到如何忽悠他而已。

  是他属实想太多了。

  一晃三天过去了。

  萧九歌,如霜的伤也好得七七八八,没有什么问题。

  这一天!

  如霜居然提出要离开一段时间!

  “去那?”

  王尊倒是好奇!

  师兄师姐一个个的离开,这让他很是无语啊。

  “西漠!”

  “听闻西漠有一尊养龙寺,我想去看看,我感觉我的佛道到了一个瓶颈,圣佛舍利再炼化,也没有丝毫我进展,我得去找一份机缘!”

  “一个节点!”

  如霜做事从来都很果断简单,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要做一定得去做,绝不拖拖拉拉!

  “去吧!”

  “有事说一声,成功了就回来,我陪你去大雷音寺!”

  清风道人点头。

  话语很淡,却能听得出来,很溺爱与上心。

  “恩!”

  如霜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倒是王尊第一次见她笑。

  与董清一样,都是面无表情,冰山美人。

  但她们一笑,真的很美!

  美得不可方物,闭月羞花。

  “十三,守护好大河仙门,我回来时,若是宗门有样,我渡你去西天!”

  如霜玉足一点,犹如一片云彩,洁白如玉,飞身上树。

  铮!

  董清瞬间就祭出尊王剑,剑气席卷,直冲如霜而去!

  “我的男人,岂容你威胁!”

  董清冰喝!

  一行人:“……”

  “不至于……”

  王尊拦下董清。

  这女人,又发什么神经呢!

  如霜倒是没有一般见识,莞尔一笑,玉足一点,犹如一只白蝴蝶,飞身离开。

  王尊白了董清一眼,没说什么。

  又离开一个!

  王尊叹出一口气,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十三啊!”

  “你发现大河仙门少点什么标志性的东西吗?”

  清风道人突然意味深长的说。

  少了什么东西?

  还是标志性的东西?

  王尊拿出身上的欠条翻了又翻,大河仙门失去的东西太多了,他实在是想不出来是什么。

  清风道人见王尊一脸的懵逼样,当场就火了,脾气如**,一点就爆。

  “你说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吗?”

  “我都说得这么明显了,你还是一点也想不出来?”

  “我要是你,我拿一块豆腐撞死算了。”

  “你个丢人现眼的玩意,老夫要让你气死了!”

  清风道人气急败坏,越说越激动,一下子站了起来,指着王尊破口大骂。

  王尊:“……”

  我又怎么了。

  别这样骂行不行,我也是要脸的,要自尊的。

  他确实是没想到。

  标志性的东西多了去了,他能想到什么。

  这不是欺人太甚吗?

  故意的吧!

  董清这一次倒不说什么,面对清风道人,她一句话也不说。

  我不是你男人了?

  欺软怕硬的女人。

  “师父,你错了!”

  王尊撇嘴,这死老头,依老卖老,要不是看你七老八十,给你下毒!

  “为师错了?”

  “错那了?”

  清风道人眼珠子都瞪大了。

  他不错!

  绝对不会错!

  “豆腐是撞不死人的!”

  王尊说。

  清风道人一咬牙,又是破口大骂,口水乱飞,指天指地。

  像个泼妇一样。

  又像个疯子!

  好半天,清风道人是平静下来了。

  不是他骂够了。

  是他骂累了,口渴了,骂不动了。

  王尊是骂不还口,杵在原地,静静的听。

  萧九歌早就走了。

  与世无争的他,可不想管这些东西。

  唐小倩耸肩,一副好自为之的表情,化成鬼风消失。

  场中就剩下王尊,董清,以及骂得口干舌燥的清风道人。

  “看什么,还不给我倒茶!”

  清风道人瞪眼。

  王尊苦笑,给其倒上一杯神道茶。

  都说老人就是一个孩子。

  喜怒无常!

  毕竟,返老还童嘛!

  王尊大气,不与他计较。

  好吧!

  不敢与清风道人计较!

  喝下茶,回味一下,清风道风这才消气,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你来到人家门前第一眼看的东西是什么?”

  王尊想了一下,眼前一亮。

  “门!”

  “当然是门,我说的对吗?”

  清风道人差点没骂出来,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

  “是门碑!”

  “我的天,你脑子里装的真的全是屎,一点智商都没有,我怎么收到你这样的徒弟!”

  清风道人痛心疾首,无比后悔,恨铁不成钢。

  “哦……”

  王尊是恍然大悟了。

  确实,门碑就是一个地方标志性的东西。

  大河仙门没有门碑!

  门碑在门之前,耸立于在其前,先看名,再手门。

  大河仙门的门碑也让人给抢走了?

  这是哪一个丧心病狂的杀千刀做出来的事情?

  “谁人抢我们大河仙门的门碑?”

  “师父,告诉我,我现在就去拿回来。”

  王尊很是决然的说,怒恨不得。

  “是啊,这些人太缺德了,连我们的门礁也不放过,真是杀千刀!”

  清风道人叹上一口气,摇头连连!

  “石州,大河仙门!”

  “去吧,把我们的门碑拿回来!”

  清风道人摆手说道。

  “石州?”

  “大河仙门?”

  王尊讶异,石州也有一个大河仙门?

  “它之前不叫大河仙门,一听就是盗版我们的宗名,他们把门碑借走之后,我们大河仙门发生变故,他们也就没有把门碑还回来,更是把自己的宗名改成了大河仙门!”

  清风道人耸肩。

  “无耻!”

  王尊咬牙,“这大荒,只能有一个大河仙门,就是我们青州大河仙门,其它的都是假冒伪劣的产品!”

  “我们大河仙门的声名,绝不能给他们弄坏了!”

  清风道人有点不好意思。

  “其实,他们比我们有名,按现在的说话来讲,我们才是假冒!”

  王尊:“……”

  清风道人甩出一张欠条。

  ‘苍月宗借大河仙门门碑一块,用来镇压失性老祖,用完即还,三十两黄金用作抵压!’

  看着上面的字,王尊是懵了。

  用三十两黄金,把门碑给借走了?

  也太天方夜谭了吧?

  更让人愕然的是,当时的人,还按下了手指印。

  “师父,这按下手指印的人,是谁?”

  “他为什么这般蠢蛋,三十两黄金,就把门碑借给别人了?”

  “他还有脑子吗?”

  “虽然他是大河仙门的先祖,但我还是要这样说,他真是一个大笨蛋!”

  清风道人:“……”

  “那个人……是我!”

  王尊身体僵了一下,:“师父的大拇指真好看。”

  ……

  “不扯了,去把门碑要回来吧!”

  “这是门主令,拿好了!”

  清风道人有些尴尬,把门主令扔给王尊。

  “师父,石州太远了,一去一回,恐怕得费上不少的时间!”

  王尊耸肩。

  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凳子都还没有坐热呢,又要出去了?

  而且,岂今为止,石州是他要去最远的地方了。

  “无妨!”

  “你催动门主令就行了,它会把你传送到石州去,当然,只能到达门碑的附近,无法立刻出现在它的面前!”

  王尊点头,明白!

  “这一趟,你就自己一个人去吧,这小妮子,你留下来。”

  清风道人看着董清说道。

  “师父,你想干什么,你为什么要色眯眯的看着小清,师父,你不能为老不尊啊,你不能这样做啊,这可是你徒弟的媳妇!”

  日了狗!

  清风道人那目光,很是猥琐啊。

  很是不安全啊!

  “去你的,当我是什么人了,你觉得师父这个年龄,还硬得起来吗?”

  清风道人气得脸都红了。

  王尊脑子里真的满满都是屎,怎么净想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去吧,我没事!”

  董清看着他。

  王尊点头,闪身离开。

  欠条上的时间并不长,也就几百年而已。

  他是想不明白,这不借,那不借,借个门碑干什么?

  真的用来镇压失性的老祖?

  大河仙门,连门碑都是一件了不得的圣物?

  清风道人属实是没脑子,三十两黄金就把门碑借给别人了。

  来到山门,带上常刀。

  “哥,我们去那?”

  常刀满身都是刀光,一举一动间,刀风呼啸,刀鸣连连!

  神刀霸体,绝非浪得虚名。

  “石州!”

  王尊淡淡的说。

  “石州?”

  “太远了吧?”

  常刀疑惑,跑那么远去干什么?

  “跟着来就是了,那来这么多废话!”

  王尊把力量灌入门主令之中,一股力量包裹两人,两人瞬间让这力量拉走。

  好似一转眼,又似一天一夜!

  两人的身体终于是停下来了。

  脚下,就是一块坚硬又庞大的石头。

  石州绝非浪得虚名,就是因为石头多,方才得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